巫婆審判大派對

最近的三皮港女因接受TVB星期日檔案節目訪問而成為網民熱話,她因為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故被網民稱為「三萬蚊港女」、「三萬港女」、「黎三萬」

《FACE》雜誌乘網絡的討論熱潮而派狗仔隊跟蹤,並偷拍到三皮港女於咖啡室和港鐵,與現任男友的親熱片段

事實上三皮港女只因在電視節目訪問中,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事實上,在香港月入三萬並不是奇事,但由於TVB該集節目主題為「港女」,節目本身便預設了對港女的負面形象,結果三皮港女竟然因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而遭討伐。而TVB該集節目港女的定義亦很有問題

三皮港女以自己的能力賺錢,沒有欺詐行為,但卻被到批評,並遭所謂「起底」對待,把她工作地點、私生活照片等翻出來,還有雜誌派狗仔部跟蹤,實在神奇

還記得早前有14歲媽媽,因在網上盡訴心中情,又展示多幀腹鼓隆隆的照片,結果遭網民一片謾罵,斥她不知廉恥,敗壞社會風氣,最後弄得要關閉網誌,即時潛水

很久以前我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有一個叫《思思日記》的 blog ,因為 blog 的作者公開表示女性自慰是沒有問題,並老實表示自己有自慰習慣,因而招來討伐,突然間在網絡上上演了一場歐洲中世紀式的巫婆大審判

有一個人抱著和大部份人不同的想法,結果被大部份人判了為異端,討伐之聲從四方八面而來,最後這個人也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有錯

今時今日我們說尊重別人,這尊重背後並沒有指定要尊重男性還是女性,但若果在中世紀的歐洲,要尊重女性如同尊重男性一樣,是匪夷所思的。女人是男人的付屬品,女人太漂亮而令男人為之著迷,是因為女人懂得巫術,女人太獨立自主無法讓男人控制,也是因為女人使用了巫術,這些女人都是巫婆,是魔鬼的同工,要捉去燒

可是女人還不甘於這樣,即使許多巫婆不斷地被燒死,但女人仍然堅持爭取自己的權利,最後演變出婦解運動、女性主義等東西,女性由爭取最基本的生存權利和尊嚴,變成要爭取比男人有更大的生存權利和尊嚴

但有些人的思想還仍然被封存於中世紀的巫婆大審判時代,他們不是害怕自己會被燒死,就是享受找異端出來燒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有巫婆的特質,然而,大家就是很享受進行這種「審判巫婆嘉年華會大派對」

後話

近日社民連三名議員因在議會內,說了「仆街」、「臭四」等詞彙,而遭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投訴,指其「粗言穢語」教壞細路,然而唐英年的「條條fing」、曾蔭權的「狗嗡」,同是「粗言穢語」,卻沒有遭聲討

近日網絡火熱的草泥馬,不單於youtube 上有熱播的《草泥馬之歌》,還有草泥馬的毛絨玩具和商品。草泥馬並不是新鮮事物,這所謂中國四大「神獸」其實早已有之,但因今年年初「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於大陸啟動後,草泥馬就成為神獸之首,並立即火紅

「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開始後,國內知名博客網站《牛博網》於1月9日被下令關閉,還有許多網站都像《牛博網》一樣,以低俗淫穢為由遭封殺

《牛博網》並沒有甚麼低俗淫穢內容,至少沒有涉及性愛或暴力圖片之類,但由於時常批評政府,並用上所謂「粗言穢語」,結果便以低俗為由,被「和諧」掉

但是,不能操你媽,自然有草泥馬,整治不掉的

近幾個月,香港許多學校都掛了一條 banner,寫著「要求政府從嚴修定淫穢及不雅條例」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是巫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廣告

創造就業是甚麼鬼玩意?

09-10年財政預算案發表後,多個政黨都在創造就業的問題上造文章。例如民主黨建議動用70億元開設6萬臨時職位,公民黨則建議推動環保經濟以創造就業,然而各有謬誤

先說說甚麼是創造就業。綜觀各政黨的“高見”,所謂創造就業,似乎是政府付錢,去開設一些職位,給失業人士工作,例如民主黨建議開設的6萬“臨時”職位,包括學校助理、圖書館助理之類,一些原本沒有的職位,為了給失業人士有工作可做,而特意開設,然而這些職位是否有需要?

事實上,根本就無需要甚麼創造就業,每一個失業人士都有自己本來的專業,他們在找工作時都會在自己本行去找,總不會無原無故的走去做圖書館助理,而且還要是臨時職位

沒有人可以為任何人決定應該做甚麼工作,給甚麼臨時職位,短視的政黨則為這些失業人士武斷地安排認為適合他們的工作,然而卻忽視了這些人原本的專業,所謂創造就業原來就是無中生有的職位,換句話說,就是:要政府給你錢?可以,但之前要當你馬騮,舞一輪先

那倒不如直接派錢好過

無論怎樣,錢總是要在社會流通的時候,才能發揮經濟作用,每一個人自己決定怎樣用錢,不一定是把錢用來消費,例如某些失業人士,他們原本有自己的專業,於是利用自己的專業,加上政府派的錢,自己去創業,成立一間新公司,也就創造多一個職位,而這個職位是真正的工作,不是做無謂事情的工作

其實我一直都認為,政府應放寬讓小販經營,事實上,小販是一種本土經濟,也是最有效益的小本經營模式,政府派每人五千元,兩個老友一人五千就有一萬元資本,用來經營小販生意,讓經濟活動注入活力

過去我因為經常光顧小販,於是跟許多經營小販的人熟稔,每個經營小販的人各有自己的因由,然而當中不乏因失業而靠做小販維生的例子。例如因酒樓結業而走出來,於是經營熟食小販生意,也算是一種靠專業技能維生的方法。有些靠著小販工作而賺夠錢自立門戶,開茶餐廳,也有些在經營小販一段日子後找到新的工作。但是幾年前在食環署嚴厲打擊小販後,香港街頭已不再有小販蹤影了

除了做小販,派五千元也可以經營一些網上生意。例如我有一個朋友,他靠在國外訂一些限量版的人形公仔,於網上發售,最初只是一千幾百的入小許貨以享同好,怛漸漸形成一門生意,現在已經上鋪經營了

香港人是很有活力,也很有創意,政府和政客們無需要為香港人苦心思考怎樣創造就業,因為香港人自己懂得怎樣為自己創造就業,實在無需要政府和政客們操心,政府只管派錢,不要理人怎樣用,也請求政府不要設許多無謂政策,增加小本經營的阻礙。在這種條件下,派錢總比讓政府和政客們想出的屎橋來花錢更實際

至於公民黨提議的綠色經濟,觀念是正確的,正如電視上訪問名人的願望時,總說祝願世界和平一樣,有誰人會反對?然而,公民黨提議的所謂綠色經濟,不過是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

綠色經濟是長遠發展,不是金融危機下救急的解困措施,公民黨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只會讓人覺得綠色經濟等如不設實際,讓人對綠色經濟概念反感

在推動綠色經濟上,公民黨夠不夠膽建議政府增加燃油稅來鼓勵社會使用替代能源?單在六千元強積金注資的投票立場上,一句:「如果我們反對,就連那一丁點都沒有」那怕政府是要你吃屎,為了不想連屎都沒有得吃,只好投讚成票支持政府。公民黨這種懦弱和不敢承擔的個性,只適合開派對,不可能推動改革。Civic Party 更合適的中譯應為「公民派對」

如果香港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爭取民主的話,我看大家還是放棄實現普選的奢望吧

如果金融危機下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獻計救急,我看,大家還是自求多福好了

眼前鬼卒皆為妖,奉勸政府不需要理會妖物之言,應花多些時間收聽民間電台和 MyRadio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搵你老襯財政預算案

財政司長曾俊華今日發表09-10年度財政預算案,一如所料,預算案並無驚喜,小市民沒有受惠,利益繼續歸向財團

早前於立法會通過向月入一萬以下打工仔的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大元,然而每年扣減1.5%費用給基金公司後,以30歲開始供計,65歲才可以拿,每年扣減1.5%費用在35年後六千大元只餘約二千五元許,基金升跌沒有人能預見,但基金公司靠抽水卻肯定成為唯一受惠,注資六千大元強積金美其名保障打工仔退休,實際上是利益輸送給基金公司,作為小市民實在很難理解為何要我工作來養活基金公司

今日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又有類似花樣,曾俊華表示,以六千大元為上限退稅,但看看細節,原來要年薪九十萬才會退足六千大元稅,假如你只有二十萬年薪,即一般約一萬多元上下月薪,你只可以退到四百六十元稅,而且不是以支票退稅,而是在下個稅季中扣減,擺明當香港人老襯

金融危機也真是一個很好的擋箭牌,讓官員把自己所有過失都推得一乾二淨,然而自次按風暴觸發金融危機開始,香港政府從來都有進行過任何對應措施,另一方面卻不停提出數據恐嚇香港市民,說經濟會惡化,甚麼第二波將會來臨之類,但卻完全沒有相應措施提出,曾俊華在這份財政預算案中,同樣也只是一句:「密切注視經濟下滑。」

叫人莫名其妙的是,特首曾陰權表示下半年經濟會好轉,因而延遲政改咨詢,言猶在耳,曾俊華卻表示香港下半年經濟會變得更壞,到底我信邊個好?

而去年推出的所謂「中小企業信貸保證計劃」,結果是銀行收了錢,信貸依然緊,在這份財政預算中,曾俊華繼續向已經水浸的銀行開水喉,設立備用銀行資本,繼續送錢給銀行。然而如何令銀行鬆手,讓中小企業獲得信貸?似乎仍無計可施

然而預算案無論再怎樣不堪,還不及曾俊華一些涼薄的說話,甚麼「大學生唔好收人工做住先」,告誡大學生不要斤斤計較,但一論到高官減薪,卻和你斤斤計較

政府無恥,傳媒的作風也讓人沮喪,社民連三子進行抗議行動時,兩間直播電視台竟然 cut 聲,TVB 的主持更轉移話題,對社民連三子的抗議行動不聞不問,視若無睹,廢柴政府加墜落傳媒,97後香港竟然到淪落到這種境地,實在令人唏噓

牛年廿七籤:眼前庸官皆為妖

新任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年初二於車公廟為香港求得下籤,籤文如下:

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秦王徒把長城築、禍去禍來因自招

每年年初二鄉議局主席都會於車公廟為香港求籤,除了一年由當任民政局長何志平,但因求了一次下下籤而遭萬人圍攻,此後求籤又交回鄉議局主席負責

每年求籤,官方解籤佬都解成:「喻港人團結,注重社會和諧」無論求那一支籤,解釋都不變,今年亦不例外

小弟對占卜都略有研究,不過是西洋玩意塔羅咭,但萬變不離其中,占卜是取其啟示,而不是預測未來,所以占文一般模稜兩可,可進可退,目的不是要測準,而是提供一條思路,反省也好,啟示也好,為不可知的未來做一個預算。當然一些滲入了神秘主義或宗教意思的不在此例

因此,誠實面對占卜結果是基本態度,好像車公這些官方解籤佬戾橫折曲亂解籤,不如不求

籤文寫明「禍去禍來因自招」,相信有基本中文程度人士都可以輕易理解,為何解籤佬仍然說是「香港會受外來因素影響」?

不用看籤文,單是看這位解籤佬就反映香港面對的問題:眼前鬼卒皆為妖

卒者,供驅遣、差役的人,即下屬是也。眼前眼前鬼卒皆為妖,剛為行政會議成員之一的劉皇發可謂眾妖之一。政府不防妖,反防人不肖,還說視民望如浮雲,真想問政府的服務對象是誰?

「秦王徒把長城築、禍去禍來因自招」,再明顯不過,過去一年政府施政無不是捉蟲入自己屎忽,寬免外庸稅竟然由好事變壞事,生果金無啦啦建議設入息審查又是無事生非一例,正是「禍去禍來因自招」

既然要求籤,就應誠實面對籤文,漠視事實,正如香港政府漠視民意,只聽從鬼卒戾橫折曲,禍去禍來,到頭來受罪的還是香港市民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