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婆審判大派對

最近的三皮港女因接受TVB星期日檔案節目訪問而成為網民熱話,她因為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故被網民稱為「三萬蚊港女」、「三萬港女」、「黎三萬」

《FACE》雜誌乘網絡的討論熱潮而派狗仔隊跟蹤,並偷拍到三皮港女於咖啡室和港鐵,與現任男友的親熱片段

事實上三皮港女只因在電視節目訪問中,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事實上,在香港月入三萬並不是奇事,但由於TVB該集節目主題為「港女」,節目本身便預設了對港女的負面形象,結果三皮港女竟然因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而遭討伐。而TVB該集節目港女的定義亦很有問題

三皮港女以自己的能力賺錢,沒有欺詐行為,但卻被到批評,並遭所謂「起底」對待,把她工作地點、私生活照片等翻出來,還有雜誌派狗仔部跟蹤,實在神奇

還記得早前有14歲媽媽,因在網上盡訴心中情,又展示多幀腹鼓隆隆的照片,結果遭網民一片謾罵,斥她不知廉恥,敗壞社會風氣,最後弄得要關閉網誌,即時潛水

很久以前我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有一個叫《思思日記》的 blog ,因為 blog 的作者公開表示女性自慰是沒有問題,並老實表示自己有自慰習慣,因而招來討伐,突然間在網絡上上演了一場歐洲中世紀式的巫婆大審判

有一個人抱著和大部份人不同的想法,結果被大部份人判了為異端,討伐之聲從四方八面而來,最後這個人也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有錯

今時今日我們說尊重別人,這尊重背後並沒有指定要尊重男性還是女性,但若果在中世紀的歐洲,要尊重女性如同尊重男性一樣,是匪夷所思的。女人是男人的付屬品,女人太漂亮而令男人為之著迷,是因為女人懂得巫術,女人太獨立自主無法讓男人控制,也是因為女人使用了巫術,這些女人都是巫婆,是魔鬼的同工,要捉去燒

可是女人還不甘於這樣,即使許多巫婆不斷地被燒死,但女人仍然堅持爭取自己的權利,最後演變出婦解運動、女性主義等東西,女性由爭取最基本的生存權利和尊嚴,變成要爭取比男人有更大的生存權利和尊嚴

但有些人的思想還仍然被封存於中世紀的巫婆大審判時代,他們不是害怕自己會被燒死,就是享受找異端出來燒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有巫婆的特質,然而,大家就是很享受進行這種「審判巫婆嘉年華會大派對」

後話

近日社民連三名議員因在議會內,說了「仆街」、「臭四」等詞彙,而遭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投訴,指其「粗言穢語」教壞細路,然而唐英年的「條條fing」、曾蔭權的「狗嗡」,同是「粗言穢語」,卻沒有遭聲討

近日網絡火熱的草泥馬,不單於youtube 上有熱播的《草泥馬之歌》,還有草泥馬的毛絨玩具和商品。草泥馬並不是新鮮事物,這所謂中國四大「神獸」其實早已有之,但因今年年初「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於大陸啟動後,草泥馬就成為神獸之首,並立即火紅

「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開始後,國內知名博客網站《牛博網》於1月9日被下令關閉,還有許多網站都像《牛博網》一樣,以低俗淫穢為由遭封殺

《牛博網》並沒有甚麼低俗淫穢內容,至少沒有涉及性愛或暴力圖片之類,但由於時常批評政府,並用上所謂「粗言穢語」,結果便以低俗為由,被「和諧」掉

但是,不能操你媽,自然有草泥馬,整治不掉的

近幾個月,香港許多學校都掛了一條 banner,寫著「要求政府從嚴修定淫穢及不雅條例」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是巫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廣告

亞牛爛GAG之謎

民間電台台長曾建成亞牛偶然會上MyRadio參與黃毓民主持的節目,由於經常在節目中爆爛GAG 而遭黃毓民揶揄

剛過去的星期日所舉行的撐爆民間電台LiveMusicParty,黃毓民賞面到場,並當場踢爆亞牛爛GAG之謎。據黃毓民了解,原來亞牛之爛GAG,是因為經常接近奀仔而受影響,而奀仔才是真正的“爛GAG王”

奀仔號稱民間電台最受歡迎主持,又曾一度號稱民間台黎明,最近被稱為“死人”的士佬
最近我因參與夢想國度主持,於是借機就亞牛爛GAG之罪,公開向奀仔問責

奀仔立即認罪,並接受了“爛GAG王”之封號。隨後即娓娓道來了一段“爛GAG王”背後的辛酸
民間電台於2005年10月成立,2006年1月開始作星期一至五全面廣播,踏入2009年,不知不覺進入了第三個年頭

這些年來,民間電台一直堅持著爭取開放大氣電波的理念,並不惜公民抗命,利用FM102.8頻道廣播。期間自然遭有關當局檢控,並多次沒收器材,連主持或參與節目的嘉賓亦遭受檢控

雖然2008年1月8日東區法院曾裁定《電訊條例》違反香港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因而撤銷民間電台所有被告的控罪,然而政府不服上訴,向法庭申請暫緩執行裁決。至2008年12月12日,高等法院上訴庭裁定上訴得直,案件發還重審。目前民間電台已申請就高等法院裁決進行上訴

然而這慢長的抗爭過程中,對民間電台來說,是一場消耗精神的角力。政府、電訊管理局人員等,都是按職責執行任務,這是他們的受薪工作;而民間電台的參與者都是無償付出的義務工作

所以一直以來,民間電台亦有多番人事變動,但幾個中堅份子依然堅持至今,包括台長亞牛、楊匡、羅就等,當然還小不了“死人”的士佬奀仔

這樣一直在壓迫中堅持,若不抱著這個爛GAG的心情來維持,早就進了精神病院

原來爛GAG背後,有這樣一段故事

故事雖辛酸,然而死人的士佬奀仔依然是“爛GAG王”,不會改變的。正如民間電台的堅持一樣,越打壓,我們便越壯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蛻變﹣﹣我的超級星期二

準備要接手星期二節目那天,把名字改為《毛毛細語》,近兩年前的事了。

毛毛,東北長輩們對身材瘦弱的小孩的親暱稱謂,意思就是「毛毛蟲」,十二歲那年冬日,不情願地接受了這個可愛的諢名。

在我看來,這正是最重要的一個起步點,一個牙牙學語的機會,相信心中仍有那團火,始於有一天毛毛會蛻變!回想在這個過程中,有陽光,有水份,營養就自找好了,當然也少不了經歷多番酸甜苦辣。農曆新年後或會改組了,這是樂意見到的電台蛻變的一個過程,想像中的依依不捨並沒有出現,反而想有一天能鼓起勇氣老土地向幾位朋友當面鳴謝:

光頭仔,因為有你的撐扶,才會滿懷信心踏出蹣跚的第一步!

Swana,不但越洋給予批評、提點、討論、支持,更是最強Phone-in後盾,再有機會合作節目,我們要來個《XX直說》!

金鷹、巧文,因為你們有相同的特質,所以合在一起道謝好了,去年合作時,碰巧我的年齡是兩位的總和。兩位年青人的執著,卻是我沒有對香港人失望的一個重要理由!

羅儀,記得第一個電話後的數小時,已經坐在直播室。身體力行,你的加盟《毛毛細語》,使這個節目增色!我會記得這個「超級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