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婆審判大派對

最近的三皮港女因接受TVB星期日檔案節目訪問而成為網民熱話,她因為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故被網民稱為「三萬蚊港女」、「三萬港女」、「黎三萬」

《FACE》雜誌乘網絡的討論熱潮而派狗仔隊跟蹤,並偷拍到三皮港女於咖啡室和港鐵,與現任男友的親熱片段

事實上三皮港女只因在電視節目訪問中,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事實上,在香港月入三萬並不是奇事,但由於TVB該集節目主題為「港女」,節目本身便預設了對港女的負面形象,結果三皮港女竟然因聲稱自己月入三萬港元而遭討伐。而TVB該集節目港女的定義亦很有問題

三皮港女以自己的能力賺錢,沒有欺詐行為,但卻被到批評,並遭所謂「起底」對待,把她工作地點、私生活照片等翻出來,還有雜誌派狗仔部跟蹤,實在神奇

還記得早前有14歲媽媽,因在網上盡訴心中情,又展示多幀腹鼓隆隆的照片,結果遭網民一片謾罵,斥她不知廉恥,敗壞社會風氣,最後弄得要關閉網誌,即時潛水

很久以前我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有一個叫《思思日記》的 blog ,因為 blog 的作者公開表示女性自慰是沒有問題,並老實表示自己有自慰習慣,因而招來討伐,突然間在網絡上上演了一場歐洲中世紀式的巫婆大審判

有一個人抱著和大部份人不同的想法,結果被大部份人判了為異端,討伐之聲從四方八面而來,最後這個人也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有錯

今時今日我們說尊重別人,這尊重背後並沒有指定要尊重男性還是女性,但若果在中世紀的歐洲,要尊重女性如同尊重男性一樣,是匪夷所思的。女人是男人的付屬品,女人太漂亮而令男人為之著迷,是因為女人懂得巫術,女人太獨立自主無法讓男人控制,也是因為女人使用了巫術,這些女人都是巫婆,是魔鬼的同工,要捉去燒

可是女人還不甘於這樣,即使許多巫婆不斷地被燒死,但女人仍然堅持爭取自己的權利,最後演變出婦解運動、女性主義等東西,女性由爭取最基本的生存權利和尊嚴,變成要爭取比男人有更大的生存權利和尊嚴

但有些人的思想還仍然被封存於中世紀的巫婆大審判時代,他們不是害怕自己會被燒死,就是享受找異端出來燒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有巫婆的特質,然而,大家就是很享受進行這種「審判巫婆嘉年華會大派對」

後話

近日社民連三名議員因在議會內,說了「仆街」、「臭四」等詞彙,而遭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投訴,指其「粗言穢語」教壞細路,然而唐英年的「條條fing」、曾蔭權的「狗嗡」,同是「粗言穢語」,卻沒有遭聲討

近日網絡火熱的草泥馬,不單於youtube 上有熱播的《草泥馬之歌》,還有草泥馬的毛絨玩具和商品。草泥馬並不是新鮮事物,這所謂中國四大「神獸」其實早已有之,但因今年年初「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於大陸啟動後,草泥馬就成為神獸之首,並立即火紅

「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的行動開始後,國內知名博客網站《牛博網》於1月9日被下令關閉,還有許多網站都像《牛博網》一樣,以低俗淫穢為由遭封殺

《牛博網》並沒有甚麼低俗淫穢內容,至少沒有涉及性愛或暴力圖片之類,但由於時常批評政府,並用上所謂「粗言穢語」,結果便以低俗為由,被「和諧」掉

但是,不能操你媽,自然有草泥馬,整治不掉的

近幾個月,香港許多學校都掛了一條 banner,寫著「要求政府從嚴修定淫穢及不雅條例」

審判巫婆的人,其實自己也是巫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廣告

共享的水、共享的機遇

每年的3月22日是聯合國世界水日,今年世界水日的主題是「跨界水:共享的水、共享的機遇」

水是孕育地球生物的重要資源,為了希望世界關注水的問題,聯合國於1983年會議通過決議,確定每年的3月22日為「世界水日」,至今已經是第17年

而配合今年的世界水資源日,來自全球192個國家的代表,齊集於土耳其伊斯坦堡,參與「世界水資源論壇(the World Water Forum)」

論壇上,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秘書長黎菲蕊(Julia Marton Lefevre)表示:「水對我們來說,就好像我們呼吸的空氣一樣,無可代替,因此我們絕不能輕視水對於地球生命的重要性」

而隨著地球人口增加,淡水資源的短缺,無可奈何地會成為日後衝突持續增加的原因。不同的環保組織代表,都不約而同的表達了對這個問題的關注。目前全世界有260個跨國境的河川流域,佔地球表面總面積約一半,兼全世界40%人口定居的地方。IUCN 呼籲,我們不要把重點放在如何分配到最多的水量上,而應該以整體流域的利益分享為考量前題

論壇總共進行7日,在論壇的最後一天,即3月23日,發表了宣言,表示關注人口增長和淡水資源短缺將可能帶來的衝突問題,建議加強資源管理,共同減少河流、湖泊和地下蓄水層的污染,並加強合作以解決水患和水資源短缺而將可能造成衝突等問題。然而有關宣言不具備任何約束力,其中有多個國家代表希望爭取將取得安全飲用水和公共衛生列為「基本人權」

但一些與會代表,特別涉及是一些水利設施工程利益的國家,希望把水資源成為謀取利益的工具。最後水資源列為「基本人權」的建議,僅列成「人類基本需求」。令論壇被評論指是「機構的推銷大會(Corporate Trade Show to Promote Privatization)」

事實上,各種水利工程,例如潔淨食水、供水設施等,都是涉及為數不菲的利益,因此這些經營者會極力爭取將水資源私有經營去確保利益,因此把水資源列成「人類基本需求」而不是「基本人權」。於是有民間組織另行舉辦「人民的水論壇」(People’s Water Forum),特別指出亞洲多個實施供水私營化的國家,在水資源私營化後造成弊病的實例,希望爭取把水資源被確定為「基本人權」,以保證水資源不會因為商業競爭而成為一般人難以負擔的商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戰争是罪惡世界要和平

FILE0006
FILE0014

一群關注世界和平人士,發起「戰争是罪惡世界要和平」遊行,針對美國政府向多國發動不義戰爭表達不滿

有關活動由多個團體發起,包括Peace Solidarity Coalition、亞洲移居人士聯盟(AMCB)、亞洲和平協會(APF)、亞洲學生協會(ASA)。遊行於2009年3月22日於一時開始

參與遊行人數其實不多,但都表達了對美國政府向多國發動戰爭表示不滿,隊伍由遮打花園出發,遊行到美國領事館,美國領事館派出代表接收請願信,活動便告終結

參與遊行人有幾個訴求:必須從伊拉克及阿富汗撤軍;停止佔據與圍困巴勒斯坦;要求在亞洲享有和平及民主

3月20日是美軍入侵伊拉克六周年,台灣亦有人發起活動,於美國在台協會站樁舉牌,並向途人派發傳單,表達對美國侵略行為的不滿

美國亦有反戰人士於3月21日於首都華盛頓遊行示威,紀念伊拉克戰爭爆發六周年

自六年前美國發動伊拉克侵略後,據一英國機構統計,至今已有1,220,580個人的伊拉克平民在戰爭中被殺害

而今年年初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加沙地帶發動襲擊,美國多次於聯合國會議運用否決權,反對向以色列實行制裁,結果導致以色列完全失控地向加沙進行狂轟猛炸,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目前加沙地帶仍面對嚴重的人道危機,據一些到過當地的記者指,以色列的狂轟猛炸造成當地頹垣敗瓦,整個地區無法找到一塊完整的玻璃,也沒有任何建築材料可用,令重建工作無法進行。而當地人不能出境,外面的人又不能進內,情況極為惡劣

而在阿富汗的戰爭中,據阿富汗政府於去年末宣佈,至今已有超過160萬5歲以下的兒童及數以萬計的婦女,在缺乏糧食及醫藥下,性命懸於一線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市,而香港人作為國際公民的一份子,我們其實有責任對於國際間所發生的事情回應,表達我們對事情的關注,如果我們不願意為這些事情表達出我們的聲音,最終我們的聲音也不會受國際社會重視。因此,作為國際公民的一份子,我們面對國際社會上所發生的不公義的事,實在有需要表達出我們的意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從埃及的沙地化看香港的赤化

埃及有著悠久文明,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於亞拉伯世界都有著深遠影響力。古代埃及宗教文明孕育出希伯來一神教,現代埃及的電影、音樂、流行文化也在亞拉伯世界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漸漸地這已成過去

埃及雖作為一個伊斯蘭國家,不過是傾向於世俗化的一種,其實近代伊斯蘭教發展都是走向世俗化,但自從發生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保守的教派抬頭,令亞拉伯世界變得越來越保守

過去領導著亞拉伯流行文化的埃及,一直是很自由、很世俗化的國家,電視上更可以看到穿三點式泳衣跳肚皮舞的女郎表演,有一個叫薩布依(Abir Sabri)的女藝人便是靠著這種性感表演而走紅。但不知從何時開始,薩布依再沒有於電視上出現。某年某日,電視的宗教頻道有一個帶著面紗,頌唱著古籣經的女孩,怎都沒想到,她就是薩布依

有人說,以前從電視上看到性感女郎跳肚皮舞,她頂多只是成為街頭巷尾的取笑的話題,但現在若果有女子在電視上穿得很性感跳肚皮舞,她可能會在街上被人用石頭擲死

為甚麼會有這種改變?

在經歷了73年石油危機之後,令許多亞拉伯國家因石油而暴富,而作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的沙地阿拉伯更富甲一方。保守的瓦哈比教派獲得沙地阿拉伯政府的支持,利用輸出石油所獲得的財富,支助瓦哈比教派於沙地阿拉伯興建學校,漸漸地,沙地阿拉伯已經變成一個極端宗教主義的國家

由於這些產油國只需要靠輸出石油便可以支持整個國家的經濟,因此國家根本無需要依賴人民的創意精神來發展經濟,保守的瓦哈比教派因而得以壯大,並且開始向沙地阿拉伯以外擴展。

在埃及越來越多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甚至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方,都有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這些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專門針對一些貧窮,沒有能力就讀私立學校的學生,而偏偏這類學生卻佔整個社會的大部份。瓦哈比教派的學校把他們的宗教狂熱思想灌輸給學生,對什葉派、猶太人、同性戀、叛教者都極不友善,又壓制女性的權利

瓦哈比的學校網絡有多大?據沙地阿拉伯《事物核心報》(Ain-Al-Taqeen),至2000年12月,瓦哈比四大宣教組織之一的哈拉曼基金會(Al Haramain Fondation)於世界各穆斯林國家所興建的清真寺、學校和伊斯蘭中心,就多達1,100所。而四大宣教組織之中最活躍的國際伊斯蘭救援組織 (International Islamic Relief Organization),更於同年落成他們的第3,800座清真寺,以及動用4,500萬美元推動伊斯蘭教育

沙地阿拉伯其實只佔整個穆斯林世界1%的人口,但資助了整個穆斯林世界的90%支出。50年前,已經世俗化、現代化、開明的伊斯蘭教,在這個情況下被保守的伊斯蘭思想取代。在原本還可以看到性感肚皮舞女郎表演的埃及,在沙地阿拉伯不斷注資下,埃及娛樂事業越來越依賴沙地阿拉伯,今原本已經世俗化的埃及漸漸變成一個保守國家

從沙地阿拉伯和埃及的例子可以看到,當政府掌握的資源越多,人們越依賴政府,社會就越趨向保守,保守主義思想便越容易抬頭,令社會走向極權

香港自97年主權移交後,大量從大陸來的資金不斷注資娛樂事業和傳媒,香港人亦越來越依賴大陸,而香港政府亦越來越積極干預市場,特別是造就了一群掌握著香港主要經濟命脈的財閥。結果形成了一個極權階層

過去我們都說香港人有創業、冒險精神,但最近在面對金融危機之際,許多人卻旨望政府出手相救,為甚麼香港人會越來越依賴政府?也許這並不是一個社會、文化、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參考:The Last Egyptian Belly Dancer (最後的埃及肚皮舞女郎)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捍衛表達自由 開放大氣電波 大遊行

日期:2月22日(星期日) 時間:3:00pm – 6:00pm

地點:維園音樂亭>>>遊行至>>>政府總部

民間電台與泛民廿三位立法會議員及多個團體 合辦

維園音樂亭出發,遊行至中環政府總部終點後設「民間電台地下音樂會」,為開放天空打氣!

期望大家踴躍出席。

關塔那摩的維吾爾族人

新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2日(週四)履行競選承諾,簽署行政指令,限令一年內關閉關塔那摩灣拘留營

因虐囚醜聞而聲名狼藉的關塔那摩灣拘留營,在奧巴馬行政指命下,於那裡被長期拘押的囚犯將有機會釋放。能重獲自由應該是高興的事,但原來並不是每個囚犯都視之為喜訊。十七名已經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囚禁了近八年的維吾爾族人,早在2004年便被確定可以釋放,但美國當局拒絕讓他們進入美國,同時又拒絕向中國引渡他們,結果他們至今仍一直被關押

他們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遭折磨﹑摧殘,但他們更不想被釋放後引渡到中國,因為他們在新疆的時候,曾遭到中國警方更殘暴的處置。其中一名吾爾族囚犯更向記者表示,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的記憶中,最可怕的要算是美國當局允許中國的人員提審他們的時候,他們稱:「中國人對我們非常殘暴」

這批維吾爾族人於1999年被中共政府指控曾參與東突獨立運動,並視為恐怖份子。2001年尾他們逃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地區,遇到正四處打擊塔利班的美軍,當地人為了領取懸賞,而指他們是塔利班,把他們交給美軍

22名維吾爾族人最初被關在坎大哈,六個月後送到關塔那摩灣拘留營。他們被美方以非法作戰者罪名進行審訊,最後陸續確認他們與塔利班無關。但是他們拒絕引渡返中國,而美國當局則認為他們會對美國安全構成危險,所以拒絕讓他們進入美國。於2006年中,其中五名維吾爾族人獲阿爾巴尼亞收留,而留下來十七名維吾爾族人依然去向未明

雖然中共當局一直向美國施壓,要求儘快將他們遣返中國,但根據美國和國際有關人權法,就算確定是罪犯,但若被遣返回有可能受到迫害的地方,還是不容許的

因此,這批維吾爾族人雖然在2004年已經被確定可以釋放,但仍一直因為不肯引渡到中國,而美國和其他國家又不肯接收,令他們前景模糊

美國國會曾就他們的去向召開聽證會,並確認他們並非恐怖份子,但中國當局仍然堅稱他們是恐怖份子

代表他們的律師 Sabin Willett 表示,即使其中五名獲阿爾巴尼亞收留的維吾爾族人,他們在阿爾巴尼仍沒有正式身份,他們沒有出入境的自由,加上阿爾巴尼本身是一個貧窮國家,而阿爾巴尼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對這些維吾爾族人來說都很陌生,因此他們在阿爾巴尼的生活非常困難

此外,他們的家人仍然在中國,而中國又限制出入境,令他們一家無法團聚。其中一名維吾爾族人的妻子在他離開中國前已經懷孕,後來誕下一對孖胎,可是這八年來,他連自己孩子一眼都沒見過

這五名於阿爾巴尼亞的維吾爾族人目前正爭取能定居瑞典。

至於其他仍然囚禁在關塔那摩灣的十七名維吾爾族人,Sabin Willett 正嘗試通過各種途徑說服奧巴馬政府讓美國接收他們,可是國內保守勢力仍然擔心他們會對美國構成危險

對於這些擁有自己文化、宗教的小數民族,中共政府一向視為威脅,並針對這些小數民族有一個很特殊的政策,企圖要把這些小數民族漢化,以改變他們的宗教、生活習慣,以求達到更容易控制的目的,自發生911事件後,中共更常以反恐為由,把這些維吾爾族人視為恐怖份子,強逼他們改變生活習慣

而這批囚禁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的維吾爾族人,一方面不希望引渡到中國,另一方面又仍然沒有國家願意接收,他們的命運仍無人能夠預測

參考:PBS FRONTLINE 節目專輯 – Getting Out of Gitmo (PBS FRONTLINE 網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