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二十萬的其中之一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6/05/oneof200000/


6月4日,晚上...維多利亞公園經已是第19年有燭光晚會,我都是一如以往,在民間電台的攤位中,跟大家一起渡過這一晚的集會。跟往年一樣的是,小的主要在糖街籌款站(銅鑼灣站);只是今年小的把叫麥克風請大家支持開放大氣電波和公共廣播的工作扛上了,最後回到家時,嗓子沙得聽起來變了另一個人 Orz

在打這一篇文章的時候,腦內「重播了」當晚的畫面,令小的再一次掉下眼淚,原因有兩個:

20年前,當時差不多20歲的學生,他們手上沒有武器的,只有一分爭取民主的心;可是機關槍就是這樣向他們發射住子彈,坦克車也是這樣不管一切的向他們推進。中國共產黨強調有其他勢力想作反作亂,可是...中央需要對付的是其他不受控制的集團軍,而手無寸鐵和還擊之力不是學生!可是到今天,中國共產黨繼續以當年的方式,去看待四川地震。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如果中共不是如此縱容貪腐,事情是不會弄成這樣的。可是,中共當局之後還不公怖準確的死亡數字,貪腐仍然沒有人可以追究;二十年後,雖然大陸的經濟怎樣發展,不過原來骨子裡還是這樣。二十年的當時,看來還有一絲的希望,可是今天的中共只會向錢看,大家的希望都只會變成奢望、絕望...

民間電台攤位

民間電台攤位

今天,也是差不多20歲的我,見到很多去年沒有到來參與者。今年的六四集會,人人都說參加者的確比去年多很多,連蠟燭紙杯均告缺貨w ,不過小的在Mic站上面看的很多來到的人他們跟我一樣大的有,比我少,大慨只是十三四歲的有,二十多歲的大學生也有...小的不知道為甚麼往年到沒有到來的他們,今年竟然超過三分之一的參加者都是他們這一群年青人!也是他們的到來,令到最少還有5萬人在維園外未能入場,!雖然有人說,他們坐下來之後,只會在打遊戲機跟拍照,可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們會到來參與,就證明了新的一代都知道歷史的真相、要正確認識歷史和追究屠城的責任。大家不可以期望他們懂唱自由花血染的風采等的歌曲,可是最少他們都明白在默哀的時候把PSP調到 Quick Shut Off Mode 和把NDS關掉,那已是對死難者的一分尊重。你要他們去聲討民建聯,他們不會去,也懶得關心。你要他們去7.1爭普選、為民生而出力,他們也覺得又熱又辛苦。可是,對政情不關心的他們,今天到來坐下,舉起蠟燭了!相比起一年前同樣時間,不知道在甚麼地方,不知道在做甚麼的他們,經已是很大很大的進步了,也是最令小的感動的地方!又有很多人說,他們年紀這樣少,明白甚麼,知道甚麼,了解甚麼?最小,我都明白這樣長的時間,要PSP離手是很困難的;可是他們見到天安門母親的展板都會掉下眼淚,他們也都知道屠城的錯是要追究的,是要記念為自由和民主訴求而負出生命的人,就經已給我們看到希望了,也令我們知道民主棒終於有下一代去接好,薪火相傳,永不熄滅...

自由花的歌詞說過: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裡轉化為力
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來自你我的心,記着吧

我們的抗爭不會改變,也不會放棄。

定當繼續爭取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 Yuuji
2009/JUN/05

http://www.plurk.com/p/yrvzb

廣告

我們的聲明 – 曾蔭權從來不代表我們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5/27/ourdeclaration/

我們的聲名 - 明報,按圖可放大

我們的聲名 - 明報,按圖可放大

一群學界、專業界及文化界等人士的聯署聲明 曾蔭權從來不代表我們 特首曾蔭權在五月十四日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被問及是否

支持平反六四時,他顧左右而言他,回以「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態度閃縮,教人搖頭嘆息。然而,當被繼續問及是否經濟搞得好就可以不承認殺人、香港為了分享利益就應該埋沒良心,他竟然說:「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對於曾蔭權的這種狂妄的聲稱,把因利忘義、泯滅良知的見解强加於全體香港人的頭上,在歷史的大是大非問題上陷我們於不義,我們感到萬分憤慨。 二十年來,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腥鎮壓,港人歷歷在目:當年無數青年學生、平民百姓、國家精英,本着良知和愛國心,要求政府改革貪污腐敗、開放言論自由,卻慘遭屠殺和下獄。要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一直是多數港人的心願。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歷年來的民意調查,都在在證明,超過半數的香港人都支持平反六四。我們不會因為眼前的經濟利益,便忘卻六四的血腥鎮壓、聽不到無辜死難者家屬的哀鳴,把是非公義都埋葬掉。 曾蔭權作為行政長官,只是一個由八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的特首。這八百位特權人士,並沒有得到廣大市民的認可和授權去選特首,他們不是「香港人整體」,更不是「一般香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只有經香港公民以全民普選的方式選舉產生,才有港人認可的合法性和認受性。香港一日未實行普選,透過任何形式的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只能代表他自己個人和一小撮特權份子而已,不能代表香港整體和一般香港人。 我們的眼淚雖已擦乾,心底仍在淌血;縱然不想回憶,卻也未敢忘懷。二十年來,每年六四晚上維園悼念集會上的萬點燭光,代表着我們的良知和希望:希望有一天,六四得以平反,公義得以彰顯,中國會踏上民主、自由、法治、平等、公義的大道。為了自己、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和中國的未來,我們定必繼續努力,爭取民主、活出良知! 我們要求: 中央政府立刻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 香港特區政府從速推動全民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所有議席! 大家六.四、七.一維園見!
我們的聲名 - 蘋果日報,按圖可以放大

我們的聲名 - 蘋果日報,按圖可以放大

多謝共青團曲線推動64集會人數上升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4/10/uccyl

明報報道:港大學生會會長 陳 一 諤 表 示 , 89 民 運 是 愛 國 行 為 , 中 國 政 府 應 該 平 反 六 四 , 但 談 到 當 年 血 腥 鎮 壓 手 法 時 , 陳 只 稱 是 「 有 啲 問 題 」 , 指 外 界 不 應 只 將 矛 頭 指 向 中 央 政 府 , 反 指 學 生 當 年 若 及 時 自 行 散 去 , 鎮 壓 就 能 避 免 , 批 評 當 年 學 生 領 袖 不 理 性 。

咦... 讓我們看清楚...說外界不應將茅頭指向中央政府的是..港大學生會會長 陳 一 諤!小的初時看到都嚇了一跳,的確很愕然!以為是香島學生會,原來是香港大學學生會,為甚麼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會有如此驚人言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香港大 學有不小的大陸學生,包括不小在讀PHD/ Master的內地學生,令這個首次「破格參選」的主席可以有幸當選。

話說,香港各大學及海外不少知名大學都存在住一個組織 – 中國內地學生學者聯誼會 Chinese Student and Scolar Associatio

如果大家到他們的論壇看 這個組織的門面和表面就是一個聯誼會,實際上他們跟本就是香港大學中的共青團!當一個內地大學生到香港就學時,就會被慫恿進入這個所謂的聯誼會,而這個聯 誼會雖然平時只是內地學生互助目的用,不過所有的內地學生都是透過這個非一般的街坊福利會進行交流和聯繫,正就是這樣,這個會的動員性和團結性就不可以看 小。  甚至大公報、文滙報、西環等都會跟這個組織有聯繫和接觸,好讓內地學生可以參加愛國活動。這個組織甚至有不同的幹事來給大家看到的確是一個聯誼會,不過實際上,他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連他們的大使在跟學生的年度講話中,也是跟共青團團支部幹部不差相遠,大家有興趣可打聽打聽w

在 今年早前的港大學生會選舉,陳一諤以個人身分組成「非一般的內閣」來參選主席,和對手的內閣爭勝。結果,陳一諤在共青團的響應和號召所以大陸學生投票下當 選,雖然選票設計出現問題而要重選,不過都最終都排除障礙。所以對手內閣都是要透過另一次的信任/不信任投票來跟陳一諤合組內閣。不知道陳一諤的選舉策略 是不是西環指導的,他首先向大家聲稱會改善學生會的這不行,那不行,再動員共青團鐵票。跟隱形左派的選舉招數1000%相同!再加香港的本地學生跟香港各 選舉的選民一樣,對投票不甚興趣,結果就造就了今天隱形左派來為大家「發聲」。也解釋到為甚麼2008年香港政府可以有修緊醉駕刑罰的機會,都在民建聯的 反對票下不獲通過。

所以咧,要先謝謝陳一諤和內地學生曲某令我們可以重新關心64和認識到中國共產黨跟本多年來態度不改、態度不該。總理溫家寶在今年外訪時,曾在倫敦被擲鞋;他事後表示這樣的人是沒有道義和不講理。那,現在,最不講理的是誰?又是誰沒有道義?

香港人的聲音究竟是不是要透過西環代表來表達呢?是不是要他們來做樣板戲呢?也是不是要有多幾像前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一樣,說六四沒死過一人,沒傷過一個人的代表?抑或是袁木接班人呢w?

香港人,票可以在你手上,為甚麼就是不用自己的力量來為自己發出應有訴求的聲音...

http://www.plurk.com/p/nla4k

創造就業是甚麼鬼玩意?

09-10年財政預算案發表後,多個政黨都在創造就業的問題上造文章。例如民主黨建議動用70億元開設6萬臨時職位,公民黨則建議推動環保經濟以創造就業,然而各有謬誤

先說說甚麼是創造就業。綜觀各政黨的“高見”,所謂創造就業,似乎是政府付錢,去開設一些職位,給失業人士工作,例如民主黨建議開設的6萬“臨時”職位,包括學校助理、圖書館助理之類,一些原本沒有的職位,為了給失業人士有工作可做,而特意開設,然而這些職位是否有需要?

事實上,根本就無需要甚麼創造就業,每一個失業人士都有自己本來的專業,他們在找工作時都會在自己本行去找,總不會無原無故的走去做圖書館助理,而且還要是臨時職位

沒有人可以為任何人決定應該做甚麼工作,給甚麼臨時職位,短視的政黨則為這些失業人士武斷地安排認為適合他們的工作,然而卻忽視了這些人原本的專業,所謂創造就業原來就是無中生有的職位,換句話說,就是:要政府給你錢?可以,但之前要當你馬騮,舞一輪先

那倒不如直接派錢好過

無論怎樣,錢總是要在社會流通的時候,才能發揮經濟作用,每一個人自己決定怎樣用錢,不一定是把錢用來消費,例如某些失業人士,他們原本有自己的專業,於是利用自己的專業,加上政府派的錢,自己去創業,成立一間新公司,也就創造多一個職位,而這個職位是真正的工作,不是做無謂事情的工作

其實我一直都認為,政府應放寬讓小販經營,事實上,小販是一種本土經濟,也是最有效益的小本經營模式,政府派每人五千元,兩個老友一人五千就有一萬元資本,用來經營小販生意,讓經濟活動注入活力

過去我因為經常光顧小販,於是跟許多經營小販的人熟稔,每個經營小販的人各有自己的因由,然而當中不乏因失業而靠做小販維生的例子。例如因酒樓結業而走出來,於是經營熟食小販生意,也算是一種靠專業技能維生的方法。有些靠著小販工作而賺夠錢自立門戶,開茶餐廳,也有些在經營小販一段日子後找到新的工作。但是幾年前在食環署嚴厲打擊小販後,香港街頭已不再有小販蹤影了

除了做小販,派五千元也可以經營一些網上生意。例如我有一個朋友,他靠在國外訂一些限量版的人形公仔,於網上發售,最初只是一千幾百的入小許貨以享同好,怛漸漸形成一門生意,現在已經上鋪經營了

香港人是很有活力,也很有創意,政府和政客們無需要為香港人苦心思考怎樣創造就業,因為香港人自己懂得怎樣為自己創造就業,實在無需要政府和政客們操心,政府只管派錢,不要理人怎樣用,也請求政府不要設許多無謂政策,增加小本經營的阻礙。在這種條件下,派錢總比讓政府和政客們想出的屎橋來花錢更實際

至於公民黨提議的綠色經濟,觀念是正確的,正如電視上訪問名人的願望時,總說祝願世界和平一樣,有誰人會反對?然而,公民黨提議的所謂綠色經濟,不過是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

綠色經濟是長遠發展,不是金融危機下救急的解困措施,公民黨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只會讓人覺得綠色經濟等如不設實際,讓人對綠色經濟概念反感

在推動綠色經濟上,公民黨夠不夠膽建議政府增加燃油稅來鼓勵社會使用替代能源?單在六千元強積金注資的投票立場上,一句:「如果我們反對,就連那一丁點都沒有」那怕政府是要你吃屎,為了不想連屎都沒有得吃,只好投讚成票支持政府。公民黨這種懦弱和不敢承擔的個性,只適合開派對,不可能推動改革。Civic Party 更合適的中譯應為「公民派對」

如果香港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爭取民主的話,我看大家還是放棄實現普選的奢望吧

如果金融危機下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獻計救急,我看,大家還是自求多福好了

眼前鬼卒皆為妖,奉勸政府不需要理會妖物之言,應花多些時間收聽民間電台和 MyRadio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從網絡電台到民間電台

今天是2月15日,情人節剛過去,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還「點滴在心頭」呢www

三四年前第一次有「情人」這種生物在我生活中出現的時候,都是MM21這個主持出現在網絡的時候。時為2005年7月的一日,牽涉入和兩個網絡電台間爭執的我,就是這樣開設了自己的網絡電台。

還記得當時由下載shoucast,set no-ip local server,到寫網頁和籌備節目內容及最後的錄音工作都是自己和友人一手一腳去完成,也是那個時候接觸所謂的網絡電台。當時電台運作了幾個月之後就因為 電台的目的(總算達到了當時我們電台的營運只是向對方證明我們電台運作模式是成功的)而結束,但是當時由開電台的中二學生到了電台結束時中三的我怎樣想都 想不到原來這是在我的電台生活中的一個伏筆。

到了2006年,我跟上面提過的電台的那個主人因為航空這個興趣走在了一起,化敵為友的同時,他邀請了我當他新生活網絡電 台一芝麻綠豆的總監和一個九品芝麻官主持的職位。在電台中,憑我們數人之力四出找主持來,目的主力引進不同主題方向類型的節目。在我記憶中,當時有潮流節 目(謎之音:潮童節目wwwww)、飲食節目、男女節目、有劃給巴士迷收聽的節目;還有專業節目就是航空的節目和我自己的鐵道節目。屬電台重建期的當時, 大家都盡自己力做好節目,飲食節目主持就四出找情報,航空節目就作技術分析,我自己就以外地鐵路技術來作節目探討的內容。電台運作了1年之後,呆長(國) Sunny和Endy就受騁於Uonlive。由於Sunny和Endy是Uonlive的受薪DJ,以我所了解,他們的協議部分內容是包括把新生活電台 以併入形式讓他們兩位加入Uonlive。於是我就完成了最後一集關於鐵路都市傳說的節目後隨住電台的解散而離開新生活,Sunny都在uonlive有不錯的發展。

2008年6月4日,在收到Facebook的信息後,當時在Study Leave的我參加了第一次在民間電台的活動。雖然我是隱形紫衣人,但是爭取大氣電波其實是代表住我們的人生和言論自由,只是香港的民主派沒有怎樣做好他 們分工w 。立法會選舉過後,民間電台辦了一次聚會,本來我不大想怎樣去的。說實的,去得多這些選舉聚會之後,人都開始對這些場合有點厭倦。但是在命運的驅使下,我 還是去了。當聽到阿牛說要民簡電台要接班時覺得有點突然...

原因是因為,民間電台的確需要新力軍支持他們的運作和在2009年,作出運作「合理化」的革新。當要填到你可以幫到民間電台甚麼方面時,我就填下了 可以拍攝、攝影和技術...這是我第一天參加民間電台活動時就經已說明的,只是技術方面,因為有學過聲音處理和航空,對此方面有認識。結果我就在一次的到 民間電台的參觀中給阿牛拉了去當星期一的節目..就是現在我跟Kevin跟阿昌主持的二極管(暫名,即夢想國度2.0)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作為主持人的我的聲音由mind-web.org去了new life net radio又去了nlnr.hk 之後到 FM 102.8MHz的大氣電波中,又由「雞仔聲」到現在沒有那麼「雞仔聲」(自己知道自己事w),也由荃灣錄音室到柴灣錄音室,如陳太就職於立法會時所講:既驚又喜,除了要跟另外兩位素未謀面的主持合作外,還因為我們節目不再是一個帶資訊的娛樂性質節 目,而是社會服務的前線!二極管這個節目如其名所指,發光把事實真相照出來 + 把民間的意見輸入,再輸出給政府;同時又具備整流作用,把商業運作電台沒有的聲音帶到大氣電波。在星期一,我們的節目將會接受大家的意見和烽煙進來(炊煙都可以,因為我們在節目開始前都沒有吃飯的時間www),然後把節目送交期待收到大家意見的曾俊華司長,讓他知道民間對財政預算案的意見,發揮公共廣播表達民 間訴求的功能。

每天我們開始節目時,眼對住前面螢幕shoutcase的收聽人數,都想起了當年自己設shoutcase的一刻。

現在送給大家小的節目重溫網址,都希望大家可以隨時Phone-in進來,把MM在節目不妥的地方都告訴小的,正所謂:沒有抗爭,哪有改變wwww

重溫:六千速磅

——————————————————————————–

希望各位可以都可以參與這個名為二極管.夢想國度2.0節目,現在我們將會收集大家對於財政預算案的意見和討論,再交給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讓你可以向曾司長表達意見,發揮公共廣播表達民間訴求的功能。

時間:星期一 Feb/16 1900-2000

Phone-in電話:2505 6699

節目msn:fm1028@gmail.com

收聽節目:http://www.citizensradio.org + FM102.8於維港兩岸及港島東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蝙蝠俠安息

蝙蝠俠死了,是的,蝙蝠俠布魯斯韋恩在對付犯罪組織 Black Glove 時,因直昇機失事墜毀爆炸而死

其實已經是舊聞,這事發生在2009年11月出版的 Batman R.I.P. (#676-681)

資深 D.C. 迷當然不相信蝙蝠俠會死,許多漫畫迷都認為蝙蝠俠會在 Final Crisis 復活,因為 Final Crisis 的故事線正發展和蝙蝠俠有關的情節

離奇的是 Bruce Wayne(蝙蝠俠本尊)父親 Thomas Wayne 竟然在生,而且還打算找蝙蝠俠接班人,熱門人選是 Bruce Wayne 的孩提老友 Hush

不想透露太多故事情節,以免被漫畫迷投訴,想了解的話可以問 Google,然而蝙蝠俠是死了,就算沒有死,高譚市 (Gotham City) 也至少會有一段時間沒有蝙蝠俠

名人死亡通常報章都有回顧專輯,就讓我們回顧蝙蝠俠的一生吧!

1939年5月,蝙蝠俠於美國《偵探漫畫 #27》首度現身。那個時代,美國非常流行偵探故事,有偵探電影、偵探電視劇集,當然還有偵探漫畫。蝙蝠俠便是在這種潮流下誕生,這些偵探故事的格式幾乎一樣:一個自認為比警方更聰明的人,忍受不了警方的人頭豬腦,自己查起案來

蝙蝠俠的真實身分是一個叫布魯斯韋恩 (Bruce Wayne) 的企業家,小孩時一次與父母看完電影回家途中遇劫,他的父親 Thomas Wayne 和母親 Martha 被槍殺,之後布魯斯便對罪惡產生了一份情結,並窮儘心力鍛鍊各種武術、刑偵以及打擊罪犯技巧,之後以蝙蝠俠把身份隱藏並打擊罪案

蝙蝠俠最吸引的元素,是那些極辣手的敵人,例如小丑、企鵝、雙面人等。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個性背景,不過綜合來說幾乎都是童年陰影導致犯罪傾向,但有趣的是觸發他們犯罪的動機,大部份都和蝙蝠俠有關

例如蝙蝠俠頭號敵人小丑,他因為逃避蝙蝠俠追趕,失足跌落化學池而燬容,性情大變,慢慢形成反社會意識,最後變成一個DC漫畫角色中最可怕的壞蛋之一。雙面人本來和布魯斯是好朋友,並且是高譚市滅罪先鋒之一,後來被罪犯Thorn用鏹水燬容,之後心理變化,並對蝙蝠俠產生各種誤會,由滅罪先鋒變成罪犯。急凍人本來以急凍技術打算救活病重的妻子,但由於這些急凍技術需要鑽石維持,於是一次偷鑽石時被蝙蝠俠搗破,同時警方在一次行動中,把急凍的儀器弄壞,令他的妻子反魂無術,自此性情大變,對蝙蝠俠和警方恨之入骨,並開始各種反社會行為

似乎蝙蝠俠越落力打擊罪惡,高譚市便越多罪惡,例如沉醉於利用犯罪來挑戰自己腦筋的謎語人,便是因蝙蝠俠而吸引到高譚市犯案。到底蝙蝠俠是為高譚市打擊罪惡,還是為高譚市製造罪惡?我還是搞不懂

總之,蝙蝠俠一生都在打擊罪惡,然而罪惡卻一直因他而來,越打便越多敵人,越打便越多壞人

最後,蝙蝠俠在2008年11月,因直昇機失事墜毀而過世,結束了這無止境的遁環

然而,沒有蝙蝠俠的高譚市,是否就此天下太平?這些高譚市的罪犯在沒有了蝙蝠俠之後,會否失去了犯罪的興致?

當然不會,因為漫畫還是要賣的,所以罪惡仍然會繼續發生,布魯斯父親 Thomas Wayne 神奇復活,要找一個蝙蝠俠接班人,延續高譚市這個犯罪遁環

參考:D.C. Databa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