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二十萬的其中之一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6/05/oneof200000/


6月4日,晚上...維多利亞公園經已是第19年有燭光晚會,我都是一如以往,在民間電台的攤位中,跟大家一起渡過這一晚的集會。跟往年一樣的是,小的主要在糖街籌款站(銅鑼灣站);只是今年小的把叫麥克風請大家支持開放大氣電波和公共廣播的工作扛上了,最後回到家時,嗓子沙得聽起來變了另一個人 Orz

在打這一篇文章的時候,腦內「重播了」當晚的畫面,令小的再一次掉下眼淚,原因有兩個:

20年前,當時差不多20歲的學生,他們手上沒有武器的,只有一分爭取民主的心;可是機關槍就是這樣向他們發射住子彈,坦克車也是這樣不管一切的向他們推進。中國共產黨強調有其他勢力想作反作亂,可是...中央需要對付的是其他不受控制的集團軍,而手無寸鐵和還擊之力不是學生!可是到今天,中國共產黨繼續以當年的方式,去看待四川地震。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如果中共不是如此縱容貪腐,事情是不會弄成這樣的。可是,中共當局之後還不公怖準確的死亡數字,貪腐仍然沒有人可以追究;二十年後,雖然大陸的經濟怎樣發展,不過原來骨子裡還是這樣。二十年的當時,看來還有一絲的希望,可是今天的中共只會向錢看,大家的希望都只會變成奢望、絕望...

民間電台攤位

民間電台攤位

今天,也是差不多20歲的我,見到很多去年沒有到來參與者。今年的六四集會,人人都說參加者的確比去年多很多,連蠟燭紙杯均告缺貨w ,不過小的在Mic站上面看的很多來到的人他們跟我一樣大的有,比我少,大慨只是十三四歲的有,二十多歲的大學生也有...小的不知道為甚麼往年到沒有到來的他們,今年竟然超過三分之一的參加者都是他們這一群年青人!也是他們的到來,令到最少還有5萬人在維園外未能入場,!雖然有人說,他們坐下來之後,只會在打遊戲機跟拍照,可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們會到來參與,就證明了新的一代都知道歷史的真相、要正確認識歷史和追究屠城的責任。大家不可以期望他們懂唱自由花血染的風采等的歌曲,可是最少他們都明白在默哀的時候把PSP調到 Quick Shut Off Mode 和把NDS關掉,那已是對死難者的一分尊重。你要他們去聲討民建聯,他們不會去,也懶得關心。你要他們去7.1爭普選、為民生而出力,他們也覺得又熱又辛苦。可是,對政情不關心的他們,今天到來坐下,舉起蠟燭了!相比起一年前同樣時間,不知道在甚麼地方,不知道在做甚麼的他們,經已是很大很大的進步了,也是最令小的感動的地方!又有很多人說,他們年紀這樣少,明白甚麼,知道甚麼,了解甚麼?最小,我都明白這樣長的時間,要PSP離手是很困難的;可是他們見到天安門母親的展板都會掉下眼淚,他們也都知道屠城的錯是要追究的,是要記念為自由和民主訴求而負出生命的人,就經已給我們看到希望了,也令我們知道民主棒終於有下一代去接好,薪火相傳,永不熄滅...

自由花的歌詞說過: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裡轉化為力
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來自你我的心,記着吧

我們的抗爭不會改變,也不會放棄。

定當繼續爭取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 Yuuji
2009/JUN/05

http://www.plurk.com/p/yrvzb

廣告

保釣人士改由台灣出發前往釣魚台

經之前保釣人士被海事處以「出海捕魚屬違法行為」拒絕出境及在非香港水域遭香港水警逼令船隻返回香港後,警方曾對保釣人士扣留在警署問話獲釋後,保釣人士在今天早上(5月4日)飛往台灣,在台灣展開保釣旅程。

赴台成員共有八人,包括保釣行動委員會主席陳妙德,和隨行成員陳裕南、羅就、曾健成、陳多偉、王化民、長毛、王國豪。他們將會在今晚深夜出發,再赴釣魚台。

請各界繼續關注事件

更多資訊請到保釣行動委員會網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多謝共青團曲線推動64集會人數上升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4/10/uccyl

明報報道:港大學生會會長 陳 一 諤 表 示 , 89 民 運 是 愛 國 行 為 , 中 國 政 府 應 該 平 反 六 四 , 但 談 到 當 年 血 腥 鎮 壓 手 法 時 , 陳 只 稱 是 「 有 啲 問 題 」 , 指 外 界 不 應 只 將 矛 頭 指 向 中 央 政 府 , 反 指 學 生 當 年 若 及 時 自 行 散 去 , 鎮 壓 就 能 避 免 , 批 評 當 年 學 生 領 袖 不 理 性 。

咦... 讓我們看清楚...說外界不應將茅頭指向中央政府的是..港大學生會會長 陳 一 諤!小的初時看到都嚇了一跳,的確很愕然!以為是香島學生會,原來是香港大學學生會,為甚麼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會有如此驚人言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香港大 學有不小的大陸學生,包括不小在讀PHD/ Master的內地學生,令這個首次「破格參選」的主席可以有幸當選。

話說,香港各大學及海外不少知名大學都存在住一個組織 – 中國內地學生學者聯誼會 Chinese Student and Scolar Associatio

如果大家到他們的論壇看 這個組織的門面和表面就是一個聯誼會,實際上他們跟本就是香港大學中的共青團!當一個內地大學生到香港就學時,就會被慫恿進入這個所謂的聯誼會,而這個聯 誼會雖然平時只是內地學生互助目的用,不過所有的內地學生都是透過這個非一般的街坊福利會進行交流和聯繫,正就是這樣,這個會的動員性和團結性就不可以看 小。  甚至大公報、文滙報、西環等都會跟這個組織有聯繫和接觸,好讓內地學生可以參加愛國活動。這個組織甚至有不同的幹事來給大家看到的確是一個聯誼會,不過實際上,他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連他們的大使在跟學生的年度講話中,也是跟共青團團支部幹部不差相遠,大家有興趣可打聽打聽w

在 今年早前的港大學生會選舉,陳一諤以個人身分組成「非一般的內閣」來參選主席,和對手的內閣爭勝。結果,陳一諤在共青團的響應和號召所以大陸學生投票下當 選,雖然選票設計出現問題而要重選,不過都最終都排除障礙。所以對手內閣都是要透過另一次的信任/不信任投票來跟陳一諤合組內閣。不知道陳一諤的選舉策略 是不是西環指導的,他首先向大家聲稱會改善學生會的這不行,那不行,再動員共青團鐵票。跟隱形左派的選舉招數1000%相同!再加香港的本地學生跟香港各 選舉的選民一樣,對投票不甚興趣,結果就造就了今天隱形左派來為大家「發聲」。也解釋到為甚麼2008年香港政府可以有修緊醉駕刑罰的機會,都在民建聯的 反對票下不獲通過。

所以咧,要先謝謝陳一諤和內地學生曲某令我們可以重新關心64和認識到中國共產黨跟本多年來態度不改、態度不該。總理溫家寶在今年外訪時,曾在倫敦被擲鞋;他事後表示這樣的人是沒有道義和不講理。那,現在,最不講理的是誰?又是誰沒有道義?

香港人的聲音究竟是不是要透過西環代表來表達呢?是不是要他們來做樣板戲呢?也是不是要有多幾像前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一樣,說六四沒死過一人,沒傷過一個人的代表?抑或是袁木接班人呢w?

香港人,票可以在你手上,為甚麼就是不用自己的力量來為自己發出應有訴求的聲音...

http://www.plurk.com/p/nla4k

香港政府小數的「第一」

之前,有輿論認為政府宣傳距離不足9個月就開幕的東亞運動會不足,作為香港的一項盛事,政府應該多作宣傳和教育。
自從回歸後,香港政府以至公營機構都流行一套「小做小錯,不做不錯」的文化,自從有甚麼天災人禍、意外事件之後都以不變應萬變的策略來應付,實施「有香港特色的無為而治」(不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wwwww)。更甚的是例如八萬五事件,不提等於作罷的習慣更加在每一年的財政預算案和施政報告見到。例如有名的中藥港、物流港全都變成了「大隻講」,通通陸沉了。跟很多大機構例如講鐵公司一樣,定期想些新點子,給你一點刺激讓你覺得他們是有很多理想計劃的,到你因為時間而日漸忘記之後就只變成講不做。

還記得還是小學的時候的我,該是2000年左右。當時的香港政府不知道是不是其中一個「講」的數碼港建成以後,就開始誇下海口,在申辦2006年亞運時,大力宣傳其「香港一定得」的口號。結果2006年亞運主辦國就落在中東國家卡塔爾的首都多哈上,更給麥兜動畫揶揄為「香港一臘腸」!巧合的是,當時多哈亞運聖火傳遞的其中一站是香港,而卡塔爾航空更在同年開辦的對港航線選用數架亞運紀念塗裝的飛機。(因其設計獨特,所以小的家中都收藏了他們的模型)當然了,令香港政府丟面的事,政府都不大多提,所以給派至支持聖火傳遞的小的,都發現身邊沒有人知道:如果當年真的「一定得」的話,聖火原本是以香港為終站的。

自此,香港都不怎樣能夠拿到以往很多的世界第一。但是保皇黨說,香港在金額海瀟下與其靠外圍,倒不如背靠中共。有甚麼事呢,阿爺會給十萬個無限個信心支持香港的。果然,香港的第一是從阿爺取得的。

「港區政協膺『缺席冠軍』不自重難望得到尊重」(明報報導)

冠軍?不是,缺席冠軍也。據報導:以上周六舉行的全國政協第二次全體會議為例,126名港區委員之中,有88人出席;缺席的38人中,更有10人沒有請假。而在翌日舉行的第三次全體會議, 缺席情况更惡劣,只有67人出席,缺席率高達44%,而缺席的59人當中,有21人沒有請假。據透露,當日全國全部政協委員,沒有請假而缺席會議的有 103人,單是港區委員已佔了五分之一。這個「缺席冠軍」,香港坐定了。目前,本港與廣東省的大型跨境基建項目,正在積極策劃開展,部分港區政協委員在這方面應該可以助一臂之力。

在星期四的議事論事,劉江華表示他們保皇派很想跟大家合作,做好香港,共建河蟹社會。讓我們看看
港區政協當中包括甚麼人:田北俊、劉詩昆、李澤鉅、李家祥、汪明荃、榮智健、胡應湘、郭炳湘、曾鈺成、霍震霆等人。每人身兼多職;例如李澤鉅、胡應湘、郭炳湘等人自己的生意都已經忙過不停,又可否抽空開政協會議呢?例如李家祥,兼任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相信開董事會、股東會都可能應接不暇。又例如汪明荃,早前八和會館落選活化古蹟計劃,有八和會館的聲音指她沒有空處理八和會館的事,更因為數年前一次在公路給賊匪追截的事之後,更揚言如非必要不到大陸。再看看曾鈺成,他可以不可以因為要開連續數天的全國政協第二次全體會議而缺席立法會會議呢?相信他都不願意。

政協們似乎視政協一職為榮譽,把它成為見待成的一個勳章,讓它在自己卡片上加多數行字。以港鐵公司CEO周松岡作例,他竟然是深圳市政協?!他長年在外國生活,在香港連續居住不足20年,連參選行政長官的資格都沒有!深圳地鐵四號線由港鐵營運至今都不足一年,即使是以公幹為由到深圳,又何以對深圳有足夠營識並反映民情呢?這邊廂的香港,所謂反映民情,政協不是商家就是名人,香港社會期待中央的,又可以反映嗎?個個都只是為自己貼金,把自己變成為蘇聯元帥。2008年,港區全國政協委員舉辦了數場會面及考察來保持聯繫,結果只有數人都有出席幾次的會議。2006年,港區政協向特區政府提出要特區政府在禮儀上給予照顧、政協委員可以隨時使用機場貴賓室、行政長官也要每年與他們會面兩次等。可是政協自己跟本到像香港高官一樣不工作、不開會。不知林公公說金融海嘯下,他沒有法完成政改方案諮詢工作,也是不是跟政協見過面之後學懂的呢?

可見薪水照支,福利照享,工作不做就是特區政府的無為而治方式。

當小市民仍在擔心會不會給放無薪假期甚至失業時,政府上下又可以安心的待發薪水,順道偏坦權貴,實在與市民付出和期望的太有落差。反對聲音是時候要在71遊行表達了!祝特衰政府今年遊行人數第一、議案不獲通過第一!

http://www.plurk.com/p/j9id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創造就業是甚麼鬼玩意?

09-10年財政預算案發表後,多個政黨都在創造就業的問題上造文章。例如民主黨建議動用70億元開設6萬臨時職位,公民黨則建議推動環保經濟以創造就業,然而各有謬誤

先說說甚麼是創造就業。綜觀各政黨的“高見”,所謂創造就業,似乎是政府付錢,去開設一些職位,給失業人士工作,例如民主黨建議開設的6萬“臨時”職位,包括學校助理、圖書館助理之類,一些原本沒有的職位,為了給失業人士有工作可做,而特意開設,然而這些職位是否有需要?

事實上,根本就無需要甚麼創造就業,每一個失業人士都有自己本來的專業,他們在找工作時都會在自己本行去找,總不會無原無故的走去做圖書館助理,而且還要是臨時職位

沒有人可以為任何人決定應該做甚麼工作,給甚麼臨時職位,短視的政黨則為這些失業人士武斷地安排認為適合他們的工作,然而卻忽視了這些人原本的專業,所謂創造就業原來就是無中生有的職位,換句話說,就是:要政府給你錢?可以,但之前要當你馬騮,舞一輪先

那倒不如直接派錢好過

無論怎樣,錢總是要在社會流通的時候,才能發揮經濟作用,每一個人自己決定怎樣用錢,不一定是把錢用來消費,例如某些失業人士,他們原本有自己的專業,於是利用自己的專業,加上政府派的錢,自己去創業,成立一間新公司,也就創造多一個職位,而這個職位是真正的工作,不是做無謂事情的工作

其實我一直都認為,政府應放寬讓小販經營,事實上,小販是一種本土經濟,也是最有效益的小本經營模式,政府派每人五千元,兩個老友一人五千就有一萬元資本,用來經營小販生意,讓經濟活動注入活力

過去我因為經常光顧小販,於是跟許多經營小販的人熟稔,每個經營小販的人各有自己的因由,然而當中不乏因失業而靠做小販維生的例子。例如因酒樓結業而走出來,於是經營熟食小販生意,也算是一種靠專業技能維生的方法。有些靠著小販工作而賺夠錢自立門戶,開茶餐廳,也有些在經營小販一段日子後找到新的工作。但是幾年前在食環署嚴厲打擊小販後,香港街頭已不再有小販蹤影了

除了做小販,派五千元也可以經營一些網上生意。例如我有一個朋友,他靠在國外訂一些限量版的人形公仔,於網上發售,最初只是一千幾百的入小許貨以享同好,怛漸漸形成一門生意,現在已經上鋪經營了

香港人是很有活力,也很有創意,政府和政客們無需要為香港人苦心思考怎樣創造就業,因為香港人自己懂得怎樣為自己創造就業,實在無需要政府和政客們操心,政府只管派錢,不要理人怎樣用,也請求政府不要設許多無謂政策,增加小本經營的阻礙。在這種條件下,派錢總比讓政府和政客們想出的屎橋來花錢更實際

至於公民黨提議的綠色經濟,觀念是正確的,正如電視上訪問名人的願望時,總說祝願世界和平一樣,有誰人會反對?然而,公民黨提議的所謂綠色經濟,不過是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

綠色經濟是長遠發展,不是金融危機下救急的解困措施,公民黨一知半解的東施效顰,只會讓人覺得綠色經濟等如不設實際,讓人對綠色經濟概念反感

在推動綠色經濟上,公民黨夠不夠膽建議政府增加燃油稅來鼓勵社會使用替代能源?單在六千元強積金注資的投票立場上,一句:「如果我們反對,就連那一丁點都沒有」那怕政府是要你吃屎,為了不想連屎都沒有得吃,只好投讚成票支持政府。公民黨這種懦弱和不敢承擔的個性,只適合開派對,不可能推動改革。Civic Party 更合適的中譯應為「公民派對」

如果香港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爭取民主的話,我看大家還是放棄實現普選的奢望吧

如果金融危機下只能靠這些垃圾政客獻計救急,我看,大家還是自求多福好了

眼前鬼卒皆為妖,奉勸政府不需要理會妖物之言,應花多些時間收聽民間電台和 MyRadio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搵你老襯財政預算案

財政司長曾俊華今日發表09-10年度財政預算案,一如所料,預算案並無驚喜,小市民沒有受惠,利益繼續歸向財團

早前於立法會通過向月入一萬以下打工仔的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大元,然而每年扣減1.5%費用給基金公司後,以30歲開始供計,65歲才可以拿,每年扣減1.5%費用在35年後六千大元只餘約二千五元許,基金升跌沒有人能預見,但基金公司靠抽水卻肯定成為唯一受惠,注資六千大元強積金美其名保障打工仔退休,實際上是利益輸送給基金公司,作為小市民實在很難理解為何要我工作來養活基金公司

今日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又有類似花樣,曾俊華表示,以六千大元為上限退稅,但看看細節,原來要年薪九十萬才會退足六千大元稅,假如你只有二十萬年薪,即一般約一萬多元上下月薪,你只可以退到四百六十元稅,而且不是以支票退稅,而是在下個稅季中扣減,擺明當香港人老襯

金融危機也真是一個很好的擋箭牌,讓官員把自己所有過失都推得一乾二淨,然而自次按風暴觸發金融危機開始,香港政府從來都有進行過任何對應措施,另一方面卻不停提出數據恐嚇香港市民,說經濟會惡化,甚麼第二波將會來臨之類,但卻完全沒有相應措施提出,曾俊華在這份財政預算案中,同樣也只是一句:「密切注視經濟下滑。」

叫人莫名其妙的是,特首曾陰權表示下半年經濟會好轉,因而延遲政改咨詢,言猶在耳,曾俊華卻表示香港下半年經濟會變得更壞,到底我信邊個好?

而去年推出的所謂「中小企業信貸保證計劃」,結果是銀行收了錢,信貸依然緊,在這份財政預算中,曾俊華繼續向已經水浸的銀行開水喉,設立備用銀行資本,繼續送錢給銀行。然而如何令銀行鬆手,讓中小企業獲得信貸?似乎仍無計可施

然而預算案無論再怎樣不堪,還不及曾俊華一些涼薄的說話,甚麼「大學生唔好收人工做住先」,告誡大學生不要斤斤計較,但一論到高官減薪,卻和你斤斤計較

政府無恥,傳媒的作風也讓人沮喪,社民連三子進行抗議行動時,兩間直播電視台竟然 cut 聲,TVB 的主持更轉移話題,對社民連三子的抗議行動不聞不問,視若無睹,廢柴政府加墜落傳媒,97後香港竟然到淪落到這種境地,實在令人唏噓

從埃及的沙地化看香港的赤化

埃及有著悠久文明,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於亞拉伯世界都有著深遠影響力。古代埃及宗教文明孕育出希伯來一神教,現代埃及的電影、音樂、流行文化也在亞拉伯世界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漸漸地這已成過去

埃及雖作為一個伊斯蘭國家,不過是傾向於世俗化的一種,其實近代伊斯蘭教發展都是走向世俗化,但自從發生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保守的教派抬頭,令亞拉伯世界變得越來越保守

過去領導著亞拉伯流行文化的埃及,一直是很自由、很世俗化的國家,電視上更可以看到穿三點式泳衣跳肚皮舞的女郎表演,有一個叫薩布依(Abir Sabri)的女藝人便是靠著這種性感表演而走紅。但不知從何時開始,薩布依再沒有於電視上出現。某年某日,電視的宗教頻道有一個帶著面紗,頌唱著古籣經的女孩,怎都沒想到,她就是薩布依

有人說,以前從電視上看到性感女郎跳肚皮舞,她頂多只是成為街頭巷尾的取笑的話題,但現在若果有女子在電視上穿得很性感跳肚皮舞,她可能會在街上被人用石頭擲死

為甚麼會有這種改變?

在經歷了73年石油危機之後,令許多亞拉伯國家因石油而暴富,而作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的沙地阿拉伯更富甲一方。保守的瓦哈比教派獲得沙地阿拉伯政府的支持,利用輸出石油所獲得的財富,支助瓦哈比教派於沙地阿拉伯興建學校,漸漸地,沙地阿拉伯已經變成一個極端宗教主義的國家

由於這些產油國只需要靠輸出石油便可以支持整個國家的經濟,因此國家根本無需要依賴人民的創意精神來發展經濟,保守的瓦哈比教派因而得以壯大,並且開始向沙地阿拉伯以外擴展。

在埃及越來越多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甚至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方,都有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這些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專門針對一些貧窮,沒有能力就讀私立學校的學生,而偏偏這類學生卻佔整個社會的大部份。瓦哈比教派的學校把他們的宗教狂熱思想灌輸給學生,對什葉派、猶太人、同性戀、叛教者都極不友善,又壓制女性的權利

瓦哈比的學校網絡有多大?據沙地阿拉伯《事物核心報》(Ain-Al-Taqeen),至2000年12月,瓦哈比四大宣教組織之一的哈拉曼基金會(Al Haramain Fondation)於世界各穆斯林國家所興建的清真寺、學校和伊斯蘭中心,就多達1,100所。而四大宣教組織之中最活躍的國際伊斯蘭救援組織 (International Islamic Relief Organization),更於同年落成他們的第3,800座清真寺,以及動用4,500萬美元推動伊斯蘭教育

沙地阿拉伯其實只佔整個穆斯林世界1%的人口,但資助了整個穆斯林世界的90%支出。50年前,已經世俗化、現代化、開明的伊斯蘭教,在這個情況下被保守的伊斯蘭思想取代。在原本還可以看到性感肚皮舞女郎表演的埃及,在沙地阿拉伯不斷注資下,埃及娛樂事業越來越依賴沙地阿拉伯,今原本已經世俗化的埃及漸漸變成一個保守國家

從沙地阿拉伯和埃及的例子可以看到,當政府掌握的資源越多,人們越依賴政府,社會就越趨向保守,保守主義思想便越容易抬頭,令社會走向極權

香港自97年主權移交後,大量從大陸來的資金不斷注資娛樂事業和傳媒,香港人亦越來越依賴大陸,而香港政府亦越來越積極干預市場,特別是造就了一群掌握著香港主要經濟命脈的財閥。結果形成了一個極權階層

過去我們都說香港人有創業、冒險精神,但最近在面對金融危機之際,許多人卻旨望政府出手相救,為甚麼香港人會越來越依賴政府?也許這並不是一個社會、文化、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參考:The Last Egyptian Belly Dancer (最後的埃及肚皮舞女郎)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