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二十萬的其中之一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6/05/oneof200000/


6月4日,晚上...維多利亞公園經已是第19年有燭光晚會,我都是一如以往,在民間電台的攤位中,跟大家一起渡過這一晚的集會。跟往年一樣的是,小的主要在糖街籌款站(銅鑼灣站);只是今年小的把叫麥克風請大家支持開放大氣電波和公共廣播的工作扛上了,最後回到家時,嗓子沙得聽起來變了另一個人 Orz

在打這一篇文章的時候,腦內「重播了」當晚的畫面,令小的再一次掉下眼淚,原因有兩個:

20年前,當時差不多20歲的學生,他們手上沒有武器的,只有一分爭取民主的心;可是機關槍就是這樣向他們發射住子彈,坦克車也是這樣不管一切的向他們推進。中國共產黨強調有其他勢力想作反作亂,可是...中央需要對付的是其他不受控制的集團軍,而手無寸鐵和還擊之力不是學生!可是到今天,中國共產黨繼續以當年的方式,去看待四川地震。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如果中共不是如此縱容貪腐,事情是不會弄成這樣的。可是,中共當局之後還不公怖準確的死亡數字,貪腐仍然沒有人可以追究;二十年後,雖然大陸的經濟怎樣發展,不過原來骨子裡還是這樣。二十年的當時,看來還有一絲的希望,可是今天的中共只會向錢看,大家的希望都只會變成奢望、絕望...

民間電台攤位

民間電台攤位

今天,也是差不多20歲的我,見到很多去年沒有到來參與者。今年的六四集會,人人都說參加者的確比去年多很多,連蠟燭紙杯均告缺貨w ,不過小的在Mic站上面看的很多來到的人他們跟我一樣大的有,比我少,大慨只是十三四歲的有,二十多歲的大學生也有...小的不知道為甚麼往年到沒有到來的他們,今年竟然超過三分之一的參加者都是他們這一群年青人!也是他們的到來,令到最少還有5萬人在維園外未能入場,!雖然有人說,他們坐下來之後,只會在打遊戲機跟拍照,可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們會到來參與,就證明了新的一代都知道歷史的真相、要正確認識歷史和追究屠城的責任。大家不可以期望他們懂唱自由花血染的風采等的歌曲,可是最少他們都明白在默哀的時候把PSP調到 Quick Shut Off Mode 和把NDS關掉,那已是對死難者的一分尊重。你要他們去聲討民建聯,他們不會去,也懶得關心。你要他們去7.1爭普選、為民生而出力,他們也覺得又熱又辛苦。可是,對政情不關心的他們,今天到來坐下,舉起蠟燭了!相比起一年前同樣時間,不知道在甚麼地方,不知道在做甚麼的他們,經已是很大很大的進步了,也是最令小的感動的地方!又有很多人說,他們年紀這樣少,明白甚麼,知道甚麼,了解甚麼?最小,我都明白這樣長的時間,要PSP離手是很困難的;可是他們見到天安門母親的展板都會掉下眼淚,他們也都知道屠城的錯是要追究的,是要記念為自由和民主訴求而負出生命的人,就經已給我們看到希望了,也令我們知道民主棒終於有下一代去接好,薪火相傳,永不熄滅...

自由花的歌詞說過: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裡轉化為力
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着吧
來自你我的心,記着吧

我們的抗爭不會改變,也不會放棄。

定當繼續爭取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 Yuuji
2009/JUN/05

http://www.plurk.com/p/yrvzb

廣告

阿牛認為『六四』廿周年燭光晚會只有十五萬人是過於保守

阿牛認為『六四』廿周年燭光晚會超過二十萬人,支聯會稱只有十五萬人是過於保守。

六四專題:屠城

主持:楊匡、阿禮、Jimmy、阿昌、金鷹
6420

「民主女神」於天安門廣場豎立,與城門上的毛澤東像遙遙對視

侯德健、劉曉波、高新和周舵開始三日絕食

解放軍入城,中國的「民主女神」最終被坦克推倒

節目下載

民間電台直播六四二十周年燭光集會

6420
民間電台將於六四當晚,以FM102.8頻道,直播六四二十周年燭光集會情況

六月四日星期四,晚上8時,維多利亞公園,六四燭光集會,恭請各界人士出席

飛鴿電台+民間電台六四特備節目

主持:子健、快必、慢必

飛鴿電台和民間電台聯合六四特備節目

5月31日全球祈禱大會,踢爆基督徒偽善
電話訪問:魏京生 (民運人士,著名異見份子)
電話訪問:林國章牧師

節目下載

人民沒有忘記六四二十周年大遊行


記念六四二十周年大遊行今日展開,隊伍手持平反六四標語,由維園遊行至中環政府總部。主辦單位統計遊行人數達八千多人,警方則指約四千多人參與

遊行今日下午三時由維園出發,龍頭至灣仔時大會公佈龍尾才剛離開維園。遊行隊伍由一群於89年出生的年青人帶頭,喻意薪火相傳。遊行的主題是:「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

隊伍在五時半抵達政府總部。昨日由美國抵港的前民運領袖熊焱亦有參與遊行,他在抵達政府總部後發表感想,他指,在香港能看到這麼多人支持平反六四,特別是很多年青人的參與,覺得非常感動,並希望大家能堅持下去,薪火相傳。他又指,由於多名民運人士入境被拒,對於自已能夠來港感到意外,但他希望最終可以回北京

和去年不足一千人相比,今年有八千多人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司徒華在政府總部發言時表示,這除了是由於今年是六四二十周年外,其中一個原因也可能是由於特首曾蔭權的六四言論,以及近來坊間關於六四的熱烈討論所致,也証明香港人仍然沒有忘記六四


大會在宣佈遊行結束並解散後,以梁國雄及古思堯為首的大約廿名四五行動和社民連成員,抬著黑色棺材抵達政府總部,棺材的一邊寫著「屠夫政權遺臭萬年」,另一邊則寫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並宣佈要把棺材抬到中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抗議。接著大批市民響應,並跟著隊伍遊行至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

但行至山頂纜車站時,即遭警方阻止,警方並宣佈這是非法集會,隨即遭人群喝倒彩,又向警方高呼「讓路!」。警方於是放行,隊伍繼續前進

隊伍行至堅尼地道近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時,又再一次遭警方阻撓。警方指道路繁忙,遊行會造成交通擠塞,需事先封路才能進行,並再一次宣佈遊行屬非法集會。梁國雄不滿六四二十周年大遊行時於軒尼詩道時也沒有封路,要人車爭路非常危險地進行。但當時堅尼地道的交通亦不見得繁忙,而且遊行人數也不是很多。和警方爭持一段時間後,警方終於放行

最後隊伍抵達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在門外宣讀宣言,並為六四死難者默哀一分鐘,然後當場焚燒一封信,並把黑色棺材留下,之後便各自散去

我們的聲明 – 曾蔭權從來不代表我們

http://yuuji.wordpress.com/2009/05/27/ourdeclaration/

我們的聲名 - 明報,按圖可放大

我們的聲名 - 明報,按圖可放大

一群學界、專業界及文化界等人士的聯署聲明 曾蔭權從來不代表我們 特首曾蔭權在五月十四日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被問及是否

支持平反六四時,他顧左右而言他,回以「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態度閃縮,教人搖頭嘆息。然而,當被繼續問及是否經濟搞得好就可以不承認殺人、香港為了分享利益就應該埋沒良心,他竟然說:「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對於曾蔭權的這種狂妄的聲稱,把因利忘義、泯滅良知的見解强加於全體香港人的頭上,在歷史的大是大非問題上陷我們於不義,我們感到萬分憤慨。 二十年來,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腥鎮壓,港人歷歷在目:當年無數青年學生、平民百姓、國家精英,本着良知和愛國心,要求政府改革貪污腐敗、開放言論自由,卻慘遭屠殺和下獄。要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一直是多數港人的心願。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歷年來的民意調查,都在在證明,超過半數的香港人都支持平反六四。我們不會因為眼前的經濟利益,便忘卻六四的血腥鎮壓、聽不到無辜死難者家屬的哀鳴,把是非公義都埋葬掉。 曾蔭權作為行政長官,只是一個由八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的特首。這八百位特權人士,並沒有得到廣大市民的認可和授權去選特首,他們不是「香港人整體」,更不是「一般香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只有經香港公民以全民普選的方式選舉產生,才有港人認可的合法性和認受性。香港一日未實行普選,透過任何形式的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只能代表他自己個人和一小撮特權份子而已,不能代表香港整體和一般香港人。 我們的眼淚雖已擦乾,心底仍在淌血;縱然不想回憶,卻也未敢忘懷。二十年來,每年六四晚上維園悼念集會上的萬點燭光,代表着我們的良知和希望:希望有一天,六四得以平反,公義得以彰顯,中國會踏上民主、自由、法治、平等、公義的大道。為了自己、為了下一代、為了香港和中國的未來,我們定必繼續努力,爭取民主、活出良知! 我們要求: 中央政府立刻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 香港特區政府從速推動全民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所有議席! 大家六.四、七.一維園見!
我們的聲名 - 蘋果日報,按圖可以放大

我們的聲名 - 蘋果日報,按圖可以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