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的水、共享的機遇

每年的3月22日是聯合國世界水日,今年世界水日的主題是「跨界水:共享的水、共享的機遇」

水是孕育地球生物的重要資源,為了希望世界關注水的問題,聯合國於1983年會議通過決議,確定每年的3月22日為「世界水日」,至今已經是第17年

而配合今年的世界水資源日,來自全球192個國家的代表,齊集於土耳其伊斯坦堡,參與「世界水資源論壇(the World Water Forum)」

論壇上,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秘書長黎菲蕊(Julia Marton Lefevre)表示:「水對我們來說,就好像我們呼吸的空氣一樣,無可代替,因此我們絕不能輕視水對於地球生命的重要性」

而隨著地球人口增加,淡水資源的短缺,無可奈何地會成為日後衝突持續增加的原因。不同的環保組織代表,都不約而同的表達了對這個問題的關注。目前全世界有260個跨國境的河川流域,佔地球表面總面積約一半,兼全世界40%人口定居的地方。IUCN 呼籲,我們不要把重點放在如何分配到最多的水量上,而應該以整體流域的利益分享為考量前題

論壇總共進行7日,在論壇的最後一天,即3月23日,發表了宣言,表示關注人口增長和淡水資源短缺將可能帶來的衝突問題,建議加強資源管理,共同減少河流、湖泊和地下蓄水層的污染,並加強合作以解決水患和水資源短缺而將可能造成衝突等問題。然而有關宣言不具備任何約束力,其中有多個國家代表希望爭取將取得安全飲用水和公共衛生列為「基本人權」

但一些與會代表,特別涉及是一些水利設施工程利益的國家,希望把水資源成為謀取利益的工具。最後水資源列為「基本人權」的建議,僅列成「人類基本需求」。令論壇被評論指是「機構的推銷大會(Corporate Trade Show to Promote Privatization)」

事實上,各種水利工程,例如潔淨食水、供水設施等,都是涉及為數不菲的利益,因此這些經營者會極力爭取將水資源私有經營去確保利益,因此把水資源列成「人類基本需求」而不是「基本人權」。於是有民間組織另行舉辦「人民的水論壇」(People’s Water Forum),特別指出亞洲多個實施供水私營化的國家,在水資源私營化後造成弊病的實例,希望爭取把水資源被確定為「基本人權」,以保證水資源不會因為商業競爭而成為一般人難以負擔的商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廣告

天氣報告也有政治立場?

新聞都要求中立,但由於社會上充滿著各利益階層,他們有影響媒體報導方向的財力和能力,因此很多時新聞都有偏頗。就算自命最中立的報紙,其實都不完全中立

新聞當中,天氣報告應該是最中立,因為天氣不會涉及人的錯誤,道家有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氣有自己的規律,不會因人類的喜好而改變

然而,近幾年頻頻出現氣候反常的情況,特別在2005年8月美國經歷了一場颶風卡特里娜所造成的災禍,自此之後,當發生大型天災,例如南亞海潚、中國的雪災和四川地震,人們都開始提出一個疑問:天災是自然現象,還是人類破壞環境所致?

氣候反常已經是個不爭事實,好像香港近幾年都已經沒有了春天和秋天,天氣一年一年變暖,氣候變化對人類生活的影響越來越明顯

過去香港人會看天氣報告,最主要是關心颶風消息,甚麼時候掛8號風球就可以不用上班。近年香港的天氣報告加入了空氣污染指數和紫外線指數,這些資訊正是因應氣候反常而來,可是天氣報告卻沒有加入氣象員對這些數據變化的分析

美國的天氣報告,氣象報導員都需要經過美國氣象學會認證,能在電視台報導天氣,都是受過有關氣象的科學訓練。美國氣象頻道的氣象報導員 Dr. Heidi Cullen 本身便是一位氣象學家,她認為既然氣象報導員有專業的氣象知識,因此氣象報導員有責任教育民眾怎樣分析這些氣象數據的變化,以及解釋這些氣象變化的科學原理。

然而 Dr. Heidi Cullen 的論調卻遭到來自多方的攻擊,更怒斥她是把天氣報告政治化,有觀眾投訴收看氣象頻道的目的並不是要看政論

這些評擊先是由來自石油與天然氣行業的捍衛者首先發起,然後是一些保守政論主持人,在這些人的輿論下,人們開始不滿 Dr. Heidi Cullen 報導天氣的方式

Dr. Heidi Cullen 的回應是,許多人已經把氣候議題看成是政治議題,然而她認為,科學才是重點,天氣報導不涉及政治,但近年氣候變化已不再單純是氣象問題,惡劣天氣甚至有可能是人為因素造成

氣候反常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但對於氣候反常,仍存在兩派觀點,一個觀點認為氣候反常是自然調整,支持這個論點的以石油業捍衛者為主;另一個觀點則認為氣候反常是人類破壞環境所致,支持這論點的包括大部份沉默,不愛出風頭的氣候學者

由於氣候學家一般知名度不高,無論怎樣嘶聲力竭都沒有人理會,於是前美國副總統戈爾拍了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紀錄片所說的都是陳腔濫調,但戈爾的目的是希望憑他的知名度,令大家關注氣候議題

但反對氣候變化的人仍會發動各種爭論,結果令天氣報告也變成有政治立場

《地球是平的》作者佛里曼說,過去一般人看新聞最關心的次序是:國際新聞、政治新聞、娛樂新聞,最後才到天氣報告,但在氣候變化對人類生活的影響越來越大的時候,將來人們看新聞的次序,可能是以天氣報告為先,而我們也越來越需要更專業的天氣報告和氣象分析

參考:Junk Controversy Not Junk Science(垃圾爭論不是垃圾科學)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從埃及的沙地化看香港的赤化

埃及有著悠久文明,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於亞拉伯世界都有著深遠影響力。古代埃及宗教文明孕育出希伯來一神教,現代埃及的電影、音樂、流行文化也在亞拉伯世界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漸漸地這已成過去

埃及雖作為一個伊斯蘭國家,不過是傾向於世俗化的一種,其實近代伊斯蘭教發展都是走向世俗化,但自從發生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保守的教派抬頭,令亞拉伯世界變得越來越保守

過去領導著亞拉伯流行文化的埃及,一直是很自由、很世俗化的國家,電視上更可以看到穿三點式泳衣跳肚皮舞的女郎表演,有一個叫薩布依(Abir Sabri)的女藝人便是靠著這種性感表演而走紅。但不知從何時開始,薩布依再沒有於電視上出現。某年某日,電視的宗教頻道有一個帶著面紗,頌唱著古籣經的女孩,怎都沒想到,她就是薩布依

有人說,以前從電視上看到性感女郎跳肚皮舞,她頂多只是成為街頭巷尾的取笑的話題,但現在若果有女子在電視上穿得很性感跳肚皮舞,她可能會在街上被人用石頭擲死

為甚麼會有這種改變?

在經歷了73年石油危機之後,令許多亞拉伯國家因石油而暴富,而作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的沙地阿拉伯更富甲一方。保守的瓦哈比教派獲得沙地阿拉伯政府的支持,利用輸出石油所獲得的財富,支助瓦哈比教派於沙地阿拉伯興建學校,漸漸地,沙地阿拉伯已經變成一個極端宗教主義的國家

由於這些產油國只需要靠輸出石油便可以支持整個國家的經濟,因此國家根本無需要依賴人民的創意精神來發展經濟,保守的瓦哈比教派因而得以壯大,並且開始向沙地阿拉伯以外擴展。

在埃及越來越多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甚至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方,都有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和清真寺。這些由瓦哈比教派支助的學校,專門針對一些貧窮,沒有能力就讀私立學校的學生,而偏偏這類學生卻佔整個社會的大部份。瓦哈比教派的學校把他們的宗教狂熱思想灌輸給學生,對什葉派、猶太人、同性戀、叛教者都極不友善,又壓制女性的權利

瓦哈比的學校網絡有多大?據沙地阿拉伯《事物核心報》(Ain-Al-Taqeen),至2000年12月,瓦哈比四大宣教組織之一的哈拉曼基金會(Al Haramain Fondation)於世界各穆斯林國家所興建的清真寺、學校和伊斯蘭中心,就多達1,100所。而四大宣教組織之中最活躍的國際伊斯蘭救援組織 (International Islamic Relief Organization),更於同年落成他們的第3,800座清真寺,以及動用4,500萬美元推動伊斯蘭教育

沙地阿拉伯其實只佔整個穆斯林世界1%的人口,但資助了整個穆斯林世界的90%支出。50年前,已經世俗化、現代化、開明的伊斯蘭教,在這個情況下被保守的伊斯蘭思想取代。在原本還可以看到性感肚皮舞女郎表演的埃及,在沙地阿拉伯不斷注資下,埃及娛樂事業越來越依賴沙地阿拉伯,今原本已經世俗化的埃及漸漸變成一個保守國家

從沙地阿拉伯和埃及的例子可以看到,當政府掌握的資源越多,人們越依賴政府,社會就越趨向保守,保守主義思想便越容易抬頭,令社會走向極權

香港自97年主權移交後,大量從大陸來的資金不斷注資娛樂事業和傳媒,香港人亦越來越依賴大陸,而香港政府亦越來越積極干預市場,特別是造就了一群掌握著香港主要經濟命脈的財閥。結果形成了一個極權階層

過去我們都說香港人有創業、冒險精神,但最近在面對金融危機之際,許多人卻旨望政府出手相救,為甚麼香港人會越來越依賴政府?也許這並不是一個社會、文化、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參考:The Last Egyptian Belly Dancer (最後的埃及肚皮舞女郎)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伊拉克選舉;一切很美只因有票

伊拉克的首次全國性的省級議會選舉終於靜靜雞圓滿結束,官方靜靜雞宣佈馬利基領導的競選聯盟以38%的選票,遙遙領先於反美宗教人士薩德爾領導的政黨及另外一個遜尼派政黨

首先解釋一下這次選舉的角力情況,這次全國性的省級議會選舉,於伊拉克18個省中的14個省競逐440個省級議會席位

最有實力參與競逐的有立場親西方的馬利基領導的競選聯盟;反美宗教人士薩德爾領導的政黨;什葉派政黨伊斯蘭最高委員會;還有一個遜尼派政黨

值得一提的是薩德爾領導的政黨,薩德爾(Muqtada al-Sadr)在伊拉克有很大的影響力,薩德爾和前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是世仇,但反美立場一致,在薩達姆倒台,到被絞死之後,薩德爾取代了薩達姆成為伊拉克一股新勢力,而且反美立場鮮明,是美軍在伊拉克的最大威脅,他領導的民兵武裝邁赫迪軍經常與美軍發生激戰

既然薩德爾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為何親西方的馬利基(Nouri al-Maliki)聯盟會在選舉中大勝?

有駐當地記者視察過選舉當日情況,票站的保安情況滿意,沒有任何恐嚇或監視投票的事情,人們可自由進入票站投票,沒有選民在投票過程中遭干擾

點票過程亦很公開,現場有記者採訪點票過程。記者形容整個選舉過程很和平、很透明、很文明

不過這次選舉的投票率也實在偏低,只有51%,1500萬名選民中有750萬人參加了投票。此外有許多地方因為有行動限制,結果也令很多人無法出來投票;另外有一些人在選民名單上找不到自己的名字而無法投票;還有三個以庫德族人為主省例如基爾庫克卻沒有任何選舉活動。

然而馬利基之所以大勝的原因,還是在於大部份遜尼派信徒的覺醒,伊拉克人民已經厭倦了薩德爾的極端宗教主義路線那種只關心宗教性,而完全忽略現實的生活。人民對現況的不滿,令薩德爾的支持度下跌,結果令親西方的馬利基所領導的競選聯盟能夠在選舉中大勝

這次伊拉克選舉的時間也剛好是在伊朗伊斯蘭革命三十周年發生,作為鄰國的伊朗在三十年前的伊斯蘭革命中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而伊拉克現在則慢慢走向政教分離。對於普羅伊拉克人民來說,他們將面臨一個決擇:到底伊拉克應該親美,還是親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關塔那摩的維吾爾族人

新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2日(週四)履行競選承諾,簽署行政指令,限令一年內關閉關塔那摩灣拘留營

因虐囚醜聞而聲名狼藉的關塔那摩灣拘留營,在奧巴馬行政指命下,於那裡被長期拘押的囚犯將有機會釋放。能重獲自由應該是高興的事,但原來並不是每個囚犯都視之為喜訊。十七名已經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囚禁了近八年的維吾爾族人,早在2004年便被確定可以釋放,但美國當局拒絕讓他們進入美國,同時又拒絕向中國引渡他們,結果他們至今仍一直被關押

他們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遭折磨﹑摧殘,但他們更不想被釋放後引渡到中國,因為他們在新疆的時候,曾遭到中國警方更殘暴的處置。其中一名吾爾族囚犯更向記者表示,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的記憶中,最可怕的要算是美國當局允許中國的人員提審他們的時候,他們稱:「中國人對我們非常殘暴」

這批維吾爾族人於1999年被中共政府指控曾參與東突獨立運動,並視為恐怖份子。2001年尾他們逃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地區,遇到正四處打擊塔利班的美軍,當地人為了領取懸賞,而指他們是塔利班,把他們交給美軍

22名維吾爾族人最初被關在坎大哈,六個月後送到關塔那摩灣拘留營。他們被美方以非法作戰者罪名進行審訊,最後陸續確認他們與塔利班無關。但是他們拒絕引渡返中國,而美國當局則認為他們會對美國安全構成危險,所以拒絕讓他們進入美國。於2006年中,其中五名維吾爾族人獲阿爾巴尼亞收留,而留下來十七名維吾爾族人依然去向未明

雖然中共當局一直向美國施壓,要求儘快將他們遣返中國,但根據美國和國際有關人權法,就算確定是罪犯,但若被遣返回有可能受到迫害的地方,還是不容許的

因此,這批維吾爾族人雖然在2004年已經被確定可以釋放,但仍一直因為不肯引渡到中國,而美國和其他國家又不肯接收,令他們前景模糊

美國國會曾就他們的去向召開聽證會,並確認他們並非恐怖份子,但中國當局仍然堅稱他們是恐怖份子

代表他們的律師 Sabin Willett 表示,即使其中五名獲阿爾巴尼亞收留的維吾爾族人,他們在阿爾巴尼仍沒有正式身份,他們沒有出入境的自由,加上阿爾巴尼本身是一個貧窮國家,而阿爾巴尼的語言、文化、生活習慣對這些維吾爾族人來說都很陌生,因此他們在阿爾巴尼的生活非常困難

此外,他們的家人仍然在中國,而中國又限制出入境,令他們一家無法團聚。其中一名維吾爾族人的妻子在他離開中國前已經懷孕,後來誕下一對孖胎,可是這八年來,他連自己孩子一眼都沒見過

這五名於阿爾巴尼亞的維吾爾族人目前正爭取能定居瑞典。

至於其他仍然囚禁在關塔那摩灣的十七名維吾爾族人,Sabin Willett 正嘗試通過各種途徑說服奧巴馬政府讓美國接收他們,可是國內保守勢力仍然擔心他們會對美國構成危險

對於這些擁有自己文化、宗教的小數民族,中共政府一向視為威脅,並針對這些小數民族有一個很特殊的政策,企圖要把這些小數民族漢化,以改變他們的宗教、生活習慣,以求達到更容易控制的目的,自發生911事件後,中共更常以反恐為由,把這些維吾爾族人視為恐怖份子,強逼他們改變生活習慣

而這批囚禁在關塔那摩灣拘留營的維吾爾族人,一方面不希望引渡到中國,另一方面又仍然沒有國家願意接收,他們的命運仍無人能夠預測

參考:PBS FRONTLINE 節目專輯 – Getting Out of Gitmo (PBS FRONTLINE 網址)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奧巴馬不帶來改變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榮休教授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亦有譯作杭士基)近日接受Press TV (伊朗英語新聞電視台) 訪問,圍繞有關新上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對的一系列問題,包括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問題、以巴問題、伊拉克問題,以至8000億美元救市計劃,喬姆斯基似乎對奧巴馬在這各方面會否帶來改變並不樂觀

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問題上,喬姆斯基認為奧巴馬和布殊的路線不會有分別,兩人同樣認為美國可隨意向巴基斯坦發動轟炸。的確,在奧巴馬就任美國總統不久(1月24日)後,美軍便以無人駕駛飛機空襲巴基斯坦,造成22人死亡,而戰機轟炸地點都是靠近阿富汗邊境的地區,其中一些炸彈更落在一間宗教學校,造成90多人死亡。雖然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當局對事件表示抗議,要求以後停止類似襲擊行動.但奧巴馬政府一於少理,這事件足可証明了奧巴馬這方面的路線和立場跟布殊沒兩樣

在以巴問題上,以色列在奧巴馬就任前停止對巴勒斯坦襲擊,喬姆斯基認為這只是當局不希望把問題延續至奧巴馬政府。事實上以巴問題並非不能解決,亞拉伯國家聯盟、哈馬斯以至巴勒斯坦當局以至在國際社會早就問題有所共識,同意讓巴勒斯坦獨立,只有美國和以色列反對。在以巴問題上美國和以色列依然在國際上採取孤立態度

而奧巴馬曾在一個記者會上就以巴問題發表意見,表示正與亞拉拍國家聯盟達成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而這顯然並非亞拉拍國家聯盟的意願,因為目前亞拉拍國家聯盟的共識是在以色列撤出被占領土,並允許巴勒斯坦建國之前,不會無條件地跟以色列建立正常關係

至於很多人感興趣的伊拉克問題上,喬姆斯基認為奧巴馬和克林頓的路線相近。奧巴馬曾表示在伊拉克問題上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然而“任何”是指甚麼?事實上,奧巴馬上任後至今仍未就伊拉克撤軍的時間表有任何決議,過去克林頓政府對伊拉克採取牽制政策,通過資助伊拉克國內的反對派牽制薩達姆政權。然而在布殊上台後,對伊拉克實施強硬政策,在發生911事件後,更積極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薩達姆政權,但同時亦摧毀了伊拉克的政權結構,令伊拉克進入一個完全不受控和無法預計的狀況。美國要在這個時候撤軍並不容易

在經濟上,喬姆斯基也對奧巴馬不表樂觀,早前布殊的7000億美元的救市計劃有一半都進貢給銀行,但銀行依舊沒有放寬信貸,至於奧巴馬推出的8000億美元救市計劃,亦不見得有甚麼作用可言。在面對這場全球經濟危機,一些國家如印尼、阿根廷等採取的措施是把資產私有化以及提高利率:而西方國家則採取相反措施,把利率減至零,又不斷把資產國有化。這兩種極端的措施所帶來的債務,最終可能要由第三世界國家承受,這只會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看來,奧巴馬要實踐“改變”的承諾,並不容易

參考:No Change Coming With Obama

小檔案
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亦有譯作杭士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榮譽退休教授,被譽為現代語言學之父。他又是美國左派政治運動者。《現代美國哲學家辭典》將喬姆斯基稱為「美國外交政策的左派批評者中最有影響的人之一」。

Press TV :伊朗英語新聞電視台,在全球主要地區都有派駐記者,但重點是報導中東和歐美國家新聞。成立目標是在國際新聞報道方面與西方國家抗衡。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

剪不斷理還亂的以巴問題

於基版上,反基很喜歡用塔納赫這個故事來質詢教徒對信仰的態度:
話說摩西帶著希伯來人離開埃及,在曠野流離了一段時間之後,摩西稱得到異象,指迦南是上帝給他們的應許之地,可是摩西年事已高,他一直沒有膽進應許之地,最後由約書亞帶著希伯來人,進入迦南,然後瘋狂殺戮,無論大人小孩,連初生嬰兒都不放過,除了女人要留下來給他們生養眾多,以壯大希伯來人口

教徒每每說到應許之地,都表示覺得很感恩,可是被問到迦南是約書亞通過屠殺滅族而到手,教徒往往啞口無言,一些自以為很熟聖經的教徒會反駁說:當時迦南的人是充滿淫亂和罪惡

故事延續到今時今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的問題,是約書亞故事的現代版

猶太人相信以色列是上帝給他們的應許之地,而巴勒斯坦的人卻是幾百年來一直在那裡生活。正如塔納赫所說,約書亞未侵略迦南前,迦南是有人居住的

今日西方傳媒將巴勒斯坦描述成恐怖組織的基地,正如塔納赫把迦南的居民說成是充滿淫亂和罪惡,因此希伯來人替天行道,為上帝彰顯公義

曾經看過一個記者訪問哈馬斯的一位領導,這位哈馬斯領導向記者表示:我們其實並不是恐怖份子,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殺過平民

記者反駁,並舉出例子說:這些這些,死的都是平民

這位哈馬斯領導卻回應說:這些都不是平民,在以色列是沒有平民的,他們全都是軍人

巴勒斯坦人如此認為,相對地,以色列人也認為巴勒斯坦人,特別是加沙地帶居民,包括小孩在內全都是潛在的恐怖份子,人肉炸彈,因此以色列出於保衛國土和反恐,有需要作出反應

於是近日以色列以近六十年來最血腥的手段,對巴勒斯坦加沙地帶狂轟猛炸,導致數千人死傷,其中平民和小孩佔大多數

在以巴問題上,我的立場是中立的,我並沒有認為以色列人比巴勒斯坦人邪惡,或者巴勒斯坦人比以色列人邪惡

我因為喜歡看職業摔角,所以經常在一些職業摔角的網上論壇上和摔角迷討論,在一些外國的論壇上,認識了一班摔迷,其中有一班是來自以色列,當中有幾個更成為我 MSN 名單上的好友

我的 MSN 有一個叫 CJ 的以色列傢伙,他原本是加拿大猶太人,因響應以色列政府的殖民政策而舉家遷到以色列生活。他對職業摔角十分熱情,甚至和許多以色列的摔迷組成職摔組織,定期有表演,雖然入場觀看的人只是小貓三幾隻,但他們仍然投入表演

CJ 是一個很有夢想的人,他常常把他表演的影片寄到美國的職業摔角機構自薦,希望成為摔角明星,每次他表演完,總是把影片send 給我,問我意見,我和他因此成為好友

其實,以色列人也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巴勒斯坦人也是一樣,戰地記者張翠容曾親身到過加沙,我從她口中得知,巴勒斯坦人其實也是一樣,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理想,和我們一樣

而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地人的生活和文化,以至飲食習慣幾乎都是一樣,兩地人事實是可以和平共存

可惜是兩地政府的隔離政策,令大家互相不認識對方,以色列沒有巴勒斯坦的資訊,他們只知道巴勒斯坦人是人肉炸彈、恐怖份子;而巴勒斯坦人亦只是從對他們生活造成騷擾的檢查站上認識以色列人,認為以色列人都是逼害他們的極權軍閥

兩地人在互相不了解下都視對方為惡魔,以致任何小舉動都可以成為開戰的理由

樂觀一點看,其實一直都有一些以色列的猶太教士通一些和平組織到巴勒斯坦探訪,他們和巴勒斯坦小孩玩耍,巴勒斯坦人也招待他們到家中,大家其實沒有溝通問題

只要互相認識,大家視對方為“人”,和平的距離似乎不是想像中遠

但障礙是某些人的政治野心,強國的稱霸企圖,各種只屬於小部份人的利益,他們仍然會通過宣傳機器,給你各種理由說服你去參與戰爭

戰場上有他們血腥之戰,而我們人人也在進行著對抗媒體洗腦的戰爭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共享創意 署名-禁止衍生 3.0 香港 授權條款授權.